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想像母亲怎样从楼上翻下去  

2007-07-28 12:25:18|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5月13日早上,妻子和孩子出去了,我便趁星期天睡起了懒觉。从床上爬起来时,想到应该换上一件干净的衬衫,我便从三楼的书房,来到了二楼的阳台上。刚从衣架上取下昨晚洗好的衬衫,只听见身后“砰”的一声,二楼小房间的后门反锁上了。我站在阳台上,一下子傻眼了。

刚才开门时,我就想把门扇按到墙跟的碰珠上,可旁边有一个花瓶挡着,我心想只取一下衣服,转身就进来了,也便没有去挪花瓶。可是,就在这几秒中的工夫,楼道上的风就把门吹得反锁上了。刚才好像没有风呀!

我下意识地去摸腰间的钥匙,才想起昨晚躺在床上看书时,嫌钥匙碍事,顺手摘下来放在了写字台上。还是给妻子打电话,让她来解救我。一摸口袋,我才记起手机昨晚也放在了书房的床上。这可怎么办?

明知门不会开,我还是上前使劲地推了几下,甚至提起穿着拖鞋的脚,狠狠地踹了一下,门纹丝不动。我把胳膊从防盗窗伸进去,贴着墙壁向门边移,想够到里面的牛头锁,显然这也是妄想。哎,当初如果不把门做得这么结实,或者我的胳膊能再长几十公分就好了。我在阳台上打转。

妻子知道我在家,一般只把前面的卷闸门拉下来,并不上锁。如果邻居在的话,只要他们从我家前门进来,上到二楼,从里面给我把门开一下就行了。我把住阳台上的界墙朝两边望了望,可是两家邻居阳台上的门都关着。

我们这一排楼房的后面是一片荒草滩。楼房跟处有一条坑坑洼洼的,很少有人走的石子路。下面一楼的厨房外面,在“五一”休假时,我曾请来水泥匠把地面用石头填了起来,用水泥罩了面。而后面的整个荒滩阒无一人!

荒滩东边小河外的路上,偶尔有人经过,可是我知道,即使我喊破嗓子他们也听不见。即使他们听见了,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

荒草滩南边的人家后面有一块空地,有谁家在那里放置了一个篮球架。一个小伙子出来打篮球了,他那里距离我稍微近一些。我大声地朝他喊着,可是他根本就没有听见。我伸着胳膊,想等他朝这边看时,喊着摇几下,或许他会看到,会跑过来。可惜他只顾玩着,头也没有向我这边转一下。

能不能从这二楼的墙上翻下去,我思索着。朝下面一看,底下怎么这么深,以前我曾从上面往下瞧过,可是没有觉得像今天这么深呀,虽然为了铺一层水泥,地面已经垫高了许多。我看了看外墙上,只有一根伸上来的自来水管贴着,尽管用铆钉固定着,可我摇了摇,它晃得厉害。我如果要从这里下去,只能抓住它往下面溜,然后踩在一楼后防盗门的横挡上。万一它一晃,从墙上脱落,那么我掉在底下的水泥面上,就不知道要变成什么样子了。

我又看看北邻,如果从我这边翻到他们那边的阳台上,再从他们的阳台上翻过去。北边的那户人家没有盖厨房,后面有一堵和我们的外墙连起来稍微低一点的围墙,从那里也许可以溜下去。我思忖着。

站在后面的围墙上,我手扶着和北邻的界墙,想翻过去。可是试了几下,不行呀!围墙是用一二砖砌起来的,实在太窄了。站在上面,我的腿直打颤。再说了,翻过这一道,还要翻一道呢。即使都翻过去,想从那边的墙上爬下去,那堵墙虽然低一点,但还是有那么高,怎么下得去呀!

看着楼下的地面,看着和邻居的界墙,我突然想起了母亲,远在老家的母亲。我震惊了,我想像不出母亲当时是怎样从这楼上翻下去的。

六年前,女儿一岁半的时候,母亲接替岳母,从北方的老家来给我们带孩子。我们每天早上出门上班,傍晚才回来。母亲中午在家自己做饭,喂过女儿自己再吃,等到我们下班回来的时候,她已经给我们做好了晚饭。

那天回家,只见母亲坐在客厅的椅子上,闭着眼睛,用手撑着头。我感到有点不对,忙问她怎么啦。她说人有些不舒服,孩子在楼上睡着,晚饭还没有做。我问到底怎么啦。她说腰腿有点酸痛,休息一下再给我们做晚饭。我说,要不明天我请假,带你去医院看看。她说没有关系,歇一歇就行了。

我和妻子赶忙做好了晚饭,叫母亲吃。她说她不想吃,我说你多少吃一点,下午这么长。母亲总算坐在了餐桌旁。我们边吃饭边闲聊。我问母亲到底怎么啦。她犹豫了半天,这才给我们说出了实情。

原来,吃过午饭,母亲见女儿在二楼的大房间独自玩着,便给我们洗了几件衣服。她来到二楼后面的阳台上,想把衣服晾在外面,结果忘了把门按在碰珠上,一阵风吹来,门反锁上了,她被关在了阳台上。

那你怎么下来的?我吃惊地问。母亲说她想喊,可是后面没有一个人,何况她不会说普通话,又不懂当地话。她急了,就从阳台上的界墙翻到了北邻,又往过翻,然后从北面那家的围墙上溜了下去,蹲坐在了下面的地上。

我和妻子一下子傻了,忙问她,哪儿摔伤了。母亲说,下面是湿草地,没有摔伤。妻子一定要看看她的腰和腿。母亲的大腿上有一处微微泛青,她说是在墙墩上磕了一下,没有关系。母亲的腰部似乎有点肿,她说溜下来时,感到腰拧了一下。我们这才妻子看见母亲的手上也有擦破的地方。看着我们惊慌的模样,母亲说,没有关系,只要没有伤着骨头,就没有关系。

我和妻子有些发慌,马上要带她去看看。这么晚了,到哪儿去看呀,明天再说吧!母亲笑着。我们放下碗筷,说今晚先到附近的诊所看看,明天再去镇医院。母亲笑了,就是有点酸痛,过几天就好了,干嘛还要这么兴师动众的。在我们的强求下,母亲去了附近的诊所。医生查看了一下说,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肌肉软组织挫伤,贴几片膏药,好好休息一下就可以了。

带母亲回来,我们继续吃饭。我说,你被关在了阳台上,等我们回来不就行了嘛。你翻界墙,又从围墙上溜下去,那多么危险,万一把人摔伤了,怎么办?母亲笑了,我当时心里急啊,你们到天快黑了才能回来,我一直呆在阳台上,万一孩子从房间爬出来,摸倒了开水瓶,或者从楼梯上滚了下去,那可怎么办?我和妻子面面相觑,哑口无言。

过了一会儿,我说,孩子怎么就敢往下爬?她看到楼梯,要害怕的。母亲说,那难说,我给你们带孩子来了,孩子出了事,那怎么办?再说了,我被关在外面,万一有人从前门进来,把底楼的东西拿完都没人知道。我说,那把你摔坏了怎么办!母亲笑了,我老了,有什么关系。再说了,我在翻墙往下溜的时候,一直在念叨着,圣母玛利亚保佑我,不要出什么大事!

一晃六年过去了,如今我站在阳台上,想像着母亲当时的心情,看着和邻居的界墙,看着北边的围墙,看着下面的地面。可是,我怎么也想像不出一个五十七岁的老人,是怎样从这边阳台上翻到那边的,又怎样又翻过一道界墙,从那边的围墙上溜下去。我的心中充满了一种难言的滋味!

“爸爸,你在哪里?”我听到了女儿的喊声。她已经回来了,正在从楼梯上往上爬。我喊着:“爸爸被关在阳台外面了!你快来开门!”女儿朝楼下喊着:“妈妈,爸爸被关在阳台外面了!”她扭动门锁,门终于开了。女儿说:“爸爸,今天是母亲节,我要给妈妈送一束花!你给我钱!”我说:“好的。我们先给我的母亲——你的奶奶打个电话,问候她。然后我们到阳台上来,爸爸要给你讲一个你小时侯的故事,一个你奶奶的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