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触摸父亲的梦(之二)  

2007-08-18 07:44:46|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触摸父亲的梦(之二) - 张寒 - 张 寒的博客(原创)触摸父亲的梦(之二) - 张寒 - 张 寒的博客(原创)触摸父亲的梦(之二) - 张寒 - 张 寒的博客

推开油坊的门,厚重的热气和浓稠的油味,倏地包裹了我。一阵头晕目眩,一种窒息的感觉。我忙抓住旁边的墙壁,硬撑着,站稳了身子。油坊里看不见人,只有“咚、咚”的敲击声,震着我的耳膜。

我揉了揉眼睛,奋力地大睁着,继续往里面摸索着走。终于,我看见了父亲。是父亲。他正和叔父穿着短裤,光着膀子,举着那硕大的榔头,狠狠地砸着那个油坨。

那个油坨又大、又圆、又厚,在榔头的猛击下,纹丝不动。两根榔头交替着,又一下狠似一下地砸了下去。“咚、咚——”终于,几片可怜的碎屑掉了下来。我在一旁呆呆地看着。突然鼻子一酸,有热热的东西从我的眼窝里滑了出来。

我转过身,用肮脏的衣袖抹了一把。父亲和叔父似乎没有看见我。“咚、咚——”更多的碎片掉了下来,掉在了油坨下面的水泥地上。“辉子,饭提来了?”父亲突然说。“嗯。”“咋啦?”父亲似乎感到了什么,停下了手中的家伙。见我不吱声,父亲又问:“咋啦?”“没咋!”我把头扭到一边。

“你先坐到一边去。”父亲说。我往旁边挪了几步,站在那里,胳膊上还挎着篮子。父亲把榔头放在一边,想和叔父一起把油坨竖起来。可那褐色的家伙,一面的边缘已有些残损,竖不稳。父亲便圪蹴着,用双手扶着它,头稍后仰,向叔父示意。

叔父犹豫了一下,挪了挪身子,瞅了瞅方位,紧绷着脸,慢慢地举起了榔头。我张大嘴巴,顿时停止了呼吸。“咚——”榔头反弹回来。我感到自己的虎口震得生疼。只见那榔头把儿在叔父手中直颤。他的整个身子往后晃了晃,后退了一步。

我再看父亲。只见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龇牙咧嘴,倒吸着气。我丢下篮子,想过去拽他。父亲右手撑着屁股旁的地面,左手一撩,拨开了我伸出的手。他朝我笑了笑,身子往前一拾,又蹲在了那里。

“咚——”又是一下。终于,一大块油渣掉了下来,油坨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缺口。父亲脸上有了喜色,他站了起来。叔父在那块油渣上面狠狠地敲击着,把它砸成了一个个小块。

父亲捡起了身旁的榔头,在大油坨上继续砸了起来。他举起榔头时,瘦瘦的臂膀上,突起了两块圆乎乎的肌肉,当榔头落下时,那两块肌肉又不见了。它们活似两只青蛙在他的胳膊上蹦蹦跳跳、时隐时现。父亲的鼻尖上,有油晶晶的东西落下来。周围的热气被他吸进去,又马上吐了出来。

终于,一个直径有一米、厚约三十公分的油坨,在父亲和叔父的榔头下,变成了桃核大小的碎块。父亲边把碎块用锨攒成一堆,边对叔父说:“讲生,去熟一点油。”叔父用瓢在墙角的油缸里舀了一点油,倒进了架在几块砖上的炒锅里。随后,他从一旁的蒸锅下,抽出了几根正燃着的硬柴。

锅里的油刚冒烟时,父亲已经把我拿来的馒头切成了几片。叔父把一片小心地顺着锅沿滑进油里,随后又翻了几番。馒头片悄悄地染上了金黄色。叔父用一双长筷子把它夹了出来,在上面洒了几粒盐,向我伸过来。“辉子,拿上。”我不伸手。父亲看了看我:“咋了?你二爸给你,快拿上。”

我不情愿地伸出了手。等我把碗筷收拾好,把剩余的那几块油炸馍放在篮子里,站起身时,父亲和叔父从油梁上又滚下了一个油坨。旁边大口的蒸锅在冒着热气。蒸盘上那一张麻布油光发亮。蒸笼已经放上去了。那里面是父亲用铁锨铲起来倒进去的刚刚敲碎的油渣。它们将被父亲蒸一遍,还要再上一次梁,以便把里面的油完全轧出来。

我走到门边,扭过头去。那油梁上还有三个大大的油坨叠压着,一声不吭。我突然想起母亲说过,父亲打算用这次轧的油,到乾县、扶风一带换更多的棉籽回来,压出更多的油来。母亲还说,父亲要用油卖来的钱,给我们盖新房子。

我的鼻子又酸了。我咬着自己的嘴唇。我恨自己。我扭过头。我不愿让父亲看到我那一副熊样……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