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孩子们(之三)  

2007-09-13 19:41:06|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到这个男孩,我总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我感到自己是那样无力,我为自己所从事的工作感到深深的悲哀。也许,这是上天给予我的惩罚,让我眼睁睁地看着他就这样度过短暂而漫长的三年——据说这是人一生中最美妙的时光。

每次考试,他的分数都是个位数。我问过他几次,他似乎不愿意和我多说话,每次只是简短的“我不懂”、“我不知道”、“我不会”。他是诚实的。汉语拼音他一点也不懂,一段简单的文字他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字不认识,他甚至不能完整地读出一个较长的句子。我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真的。

他其他科目的成绩也是这样。语文试卷上,他只做那几道选择题,其余部分都是干干净净。而那几个填进去的A、B、C、D,也都是胡乱蒙的。他还算幸运,每次都能蒙对那么两到三个。按照中考的批卷标准,即使作文只写了一个题目,也可以得到二分。我每次都想给他这可以说是白送的二分,可是他连一个题目也不写。我实在弄不清,他到底是不会写,还是不屑写。

作业他一直不交,我逼得急了,他也只教抄写作业和周记。抄写那些必须掌握的生字新词,他勉强能应付;至于周记呢,他只能随便找一篇文章,胡乱抄写一下,我几乎没法辨认。想一想他那样的基础,我又能怎样要求他呢?

每天早晨他都按时到校,和其他学生一样,上四节课后在食堂吃中餐;午后上一节自习,下午再上三节课,活动一节课,然后和大家一起回家。

上课铃响之后,他似乎就开始盼望着下课。他也知道这一愿望无法实现,于是便开始想方设法耗尽这45分钟。他坐在那儿不是发呆,就是睡觉,或者东摸摸西动动。只要他不打扰别人,我实在不忍心说他。有时,看见他又在睡觉,我不得不叫他坐好。我担心班上那几个不想学习的,也会学他的模样。

终于下课了,他兴奋地奔出教室,和其他人说笑、打闹着,似乎很快活。我想了解他们在谈论些什么话题,可是一走过去,他们便不大吭声了。我笑着问,你们在聊什么呢。他大多不吭声,有时说,随便聊聊,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于是,我只有夹着课本,远远地站着,看见他和其他人在眉飞色舞。

他和那固定的几个人常常聊得很起劲,有时甚至会为什么话题争论起来。看来他不算是一个很内向的孩子,不然,我真担心他会出什么问题。我和他的班主任聊起他的情况,班主任苦笑着摇头说,没有办法,他什么都不知道呀。在课业上,他几乎什么都不知道,但在其他方面,不见得他什么都不懂吧。

我不可能给他一个人从拼音教起,也不可能纠正他认错的每一个字。我要面对的还有八十多个学生,那么一大堆作业,其他许许多多的杂事。我不知道他的小学生活是如何度过的,在他最初的求学生涯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

由于上课忍不住讲空话,他时常会受到老师的批评。面对这些,他似乎已经习惯了。也许从小学、甚至从幼儿园起,包括在家里,这已是他常常受到的待遇。他一般情况下不会分辨,表情也几乎看不出有什么变化。你叫他站着他就站着,你问他什么,他想答了,说上极简短的一两句,在大多数情况下,你说你的,他不吭声。有时面对你的指责,他只是望着窗外发呆或抠着自己的指甲。

看他那样一直坐着,我说,你如果觉得上课听不懂,就来我这儿拿几本课外读物吧,多少看一点,总不能一直这么干巴巴地坐着。他很高兴地来拿了几次,后来再也不来了。也许他看不懂,也许没有兴趣看下去。我问自己,他怎么能看呢?他十个字有七八个不认识,你让他怎么去看呢?

有时我想,像他这样,还不如回家了事。学个什么技术,提前走向社会,还可能谋一份生计。他在这里还有一年多年要呆呀,就每天这样一直下去?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没有学到,还要经常挨批评。但他依然每天来去着,他也许以能和同龄人在一起为乐,也许每节课后,能和同学聊天是他最大的乐趣。

那次学校举行运动会,男子三千米长跑开始了。观众席上的我,一眼就看到了他。他在跑道上奋力奔着,我发现他们班只有他一个人报了这让人生畏的项目。班上那些少男少女在为他加油。他黑瘦的脸上汗珠滚滚,一会儿慢一会儿又快起来。大家似乎这时才发现了他的价值,对他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热情。

我突然有些心酸。他也是一个少年,他也想证明自己,他也有得到大家关注的渴望,然而他很难通过其他途径做到这一点,于是,他选择了这样的方法。当这一切过后,他是否又要陷入沉沉的黑暗,忍受着别人无法体验的煎熬?我不知道自己应该为他感到高兴,还是为他悲哀,我只是做了一个冷峻的看客。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着,我们的教育真正有多少力量呢?我问自己。我想起了昔日读过的卡夫卡谈论幼时父亲教育自己的文章,他在文中对自己幼年的遭遇,充满了痛苦的回忆。我曾想过,也许正是有了少时的经历,才有了日后的卡夫卡。那么,到底什么样的教育是正确的,有效的,是帮助人不断完善自我的?

每次看到这个孩子,我都有一种隐隐的羞愧,因为我不知道拿他怎么办。我只有尽可能不去伤害他,即使他也许毫不在乎。我知道,我不能做到像其他人那样,忽视或者无视他的存在。因为这是一个和我们一样平等的生命。

我祈祷着,希望他不要过得太苦,也许他不觉得十分痛苦。那么,我就祈祷着,希望他日后能生活得好一些,就像我对周围所有人的期望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