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感受淡远的情谊  

2007-09-02 12:39:25|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怎的,我的脑海中常浮现出有关叶圣陶先生的几幅画面,它们使我禁不住沉浸在多半个世纪前,那淡远的情谊之中,回味沉思,默坐良久,滋生出一种无言的感动。

那是1921年的除夕,叶圣陶和朱自清还在当时的浙江第一师范任教。在这辞旧迎新之际,两位同处异乡、共寝一室的青年诗人,为了驱除寂寞冬夜里浓郁的无聊,谈起了新诗出现的盛况、计划中的诗刊,谈着谈着,竟兴致陡涨,不肯休息。这时学校突然熄灯,于是,两张卧床间的书桌上燃起了两支白烛,烛光在窗棂中透进的北风里颤动。两人躺在床上,短暂的沉默之后,朱先生感情深沉地说:“一首小诗作成了!”随即吟出:

除夜的两支摇摇的白烛光里/我眼睁睁地瞅着/一九二一年轻轻地踅过去了。

远离亲人的游子,此时的心情可想而知。在这寂寥凄清的不眠之夜,是诗歌沟通了彼此的感情,使他们相互得到了温暖、慰藉,从对现实的失望与迷惘中找回了自己。在人生的漫漫旅途中,又有什么比在患难中心心相印更可贵的呢?正是在这幅“秉烛夜谈图”中,他们的友谊之树随着诗翼腾越疯长。不久,中国现代文学第一本诗歌刊物——《诗》诞生了。

在《诗》第一期和1922年郑振铎主编的新诗合集《雪朝》中,有两个人的作品引人注目,这就是叶圣陶和徐玉诺。此前,他们似乎不曾交往,然而,正是对文学共同追求上的默契,孕育了两位诗人真挚的友谊。

1922年初夏,徐玉诺从河南开封千里迢迢经杭州来到叶圣陶居住的甪直镇。诗人一身黑衣,沾满污泥,脸色苍黄,不常剃刮的短髭围着嘴唇,一手提着简单的铺盖,一手提着一只满盛枇杷、香蕉的新丝竹篮。

我不清楚叶先生去吴淞江边迎接诗友的具体情景,只是被这件事情深深打动,并竭力在脑海中杜撰着一幅“江畔迎友图”。“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这个朋友是从真正的远方来,又是诗将他们的心紧紧连在了一起。我不知道徐玉诺在探友途中经历了多少辛酸,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但我知道此前不久,叶先生曾有篇《玉诺的诗》的评论,登在《文学旬刊》上。而他们见面后,又是接连几天,交换着诗创作上的意见,然后怅然分手。

广洽和尚与叶圣陶是素昧平生的。他只是看到了叶先生的散文《两法师》,便从厦门写信赠送了他一张弘一法师的相片,并相信叶圣陶一定喜欢得到它。对此,叶先生曾感激地说:“猜知人家欢喜甚么,就教人家享有那种欢喜,遥远的阻隔不管,彼此还没有相识也不管;这种情谊是很可感的。”

我们业已无从得知叶先生接到这一赠物时的真实细节,但我相信,在这幅“灯下展笺图”中,遥远的两颗陌生而又相知的心一定在相撞相溶,他们定会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笑,无声的,淡淡的。

时光在漠然流逝,当先贤离我们远去时,他们的情谊仍在使我们怦然心动。他们没有刻意从对方那里得到什么,或强化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形象,只是彼此在偶然或必然中于精神上产生了共振,又各自默默地走自己的路。但我们有理由相信,此后他们定会不再孤独,即使在人生的迷津中。

当今日的人们在为生计名利疲命奔波时,他们是否会想到在这之外,人世间还有许多纯粹的、永恒的东西。比如,这令人感动、叹惋、渴盼的淡远的情谊。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