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伤 疤(之二)  

2007-10-16 19:16:50|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刮过胡子,上嘴唇右边的那个伤疤就露出来了。细细的、弯弯的,像一个小小的月牙。当然,你如果不细心,也看不出来,特别是胡子把它掩盖起来的时候。不知姐姐是否还记得往事,要知道,我的这块伤疤可是因她而留下的。

我十一二岁时,一次去外婆家。母亲和外婆、几个阿姨在院子里说话,我和姐姐在门前和一帮表兄弟玩。不知咋的,表弟国庆——大舅的那个捣蛋得出了名的二小子——和姐姐吵了起来。表弟也许是仗着在自家门前,气焰非常嚣张,嘴里吐着脏话,还把姐姐一推一推的。我顿时冒火了,扑上去和他扭在一起。

表弟毕竟不是我的对手。几次翻滚之后,他被我压在了身子下面。这时姐姐和几个表弟拉起了我,他趁机爬起来,冷不防给了我几拳,然后撒腿就跑。我挣脱出来,飞步追了上去。表弟回头一看,急了。他从地上摸起一个东西,一扬手,扔了过来。我见势不妙,连忙躲避,可那东西飞得太快。我感到上嘴唇一凉,然后又是一热,忙用手捂了上去。低头再时看,地上分明是一块有些泛绿的瓦片。顿时,我感到了一阵刺痛,伸手一看,手指沾了血,随后“哇”地一声哭了起来。表弟愣住了,朝我看了几眼,接着撒腿就撤。周围的表兄弟们见状,也一时傻了眼。

姐姐叫喊着,跑进了屋里。很快地,外婆她们出来了。母亲和几个阿姨忙看我的伤口。我遭了暗算,委屈极了,哭声更响了。外婆边叫母亲带我去治疗,边听着姐姐和其他表兄弟的讲述。她用拐杖敲着地面,厉声问道:“国庆呢,国庆呢……跑了,跑哪儿去了……回头我非把他腿打断不可,非把他皮剥了不可……”

很快地,我的嘴唇又戴上了“口罩”。当我出现在众兄弟面前时,他们有的惊讶,有的好奇,有的看起来想笑又不敢。可能是他们看着我的样子,觉得有点滑稽。瞧着他们看我时的神态,我忍着疼痛,甚至生出了一点隐隐的骄傲。

吃中午饭时,我又一次成了众人关注的对象。大人们商量着如何让我吃饭,表兄弟姐妹们却一个个端着饭碗,围在我旁边,看着我的嘴唇发呆。显然,他们的关注让我浑身不自在。但我不想把他们赶走,毕竟,这有损我英雄的风度。

又是外婆。她把我拉到自己身边,让我把饭从左边的嘴角送进去,慢慢地咀嚼。她还说,等我吃过饭,她会给我拿些好吃的,而且,只给我一个人吃。这时,母亲突然说:“国庆呢,咋不见吃饭呢?”妗子嚷着:“整天像个土匪一样乱窜,不给他吃……”母亲笑着说:“小孩子嘛……都不是省油的灯。”

众兄弟吃过饭,又围拢过来。我还在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有几个小表弟和姐姐望望我吃饭的慢镜头,又不时望着门外,似乎在看国庆回来了没有。他们也许还等着,等着要看外婆怎样打断他的腿,怎样剥掉他的皮呢。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