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伤 疤(之四)  

2007-10-20 19:32:44|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中毕业那年,我的同学加好友——那个家在学校南二里的卓超,有些心神不定了。他常常在上课时,盯着前排那个瘦瘦的、高高的女孩子发呆。而那个女孩呢,她就是住在学校北四里的我们村大坡口那棵老槐树下的巧莉。

星期日,卓超常来我家。我们一起找村里的同学,或在谁家里神聊,或像那几只贪玩不知道回家的狗,一起在村外的旷野上、树林里游荡,说一些不着边际的浑话。当然,卓超绝对不会忘记不时地把话题引向他心中的女神。

那个星期六的傍晚,卓超在我家吃过饭,又和我一起出去游荡。当我俩不知不觉走到了那棵大槐树下时,卓超发话了:“兄弟,你去把巧莉给我叫一下。”我吃了一惊:“叫巧莉干嘛?”“和她聊天嘛。”“和一个女生有啥好聊的。”卓超说:“你不用吭声,我和她聊嘛。”我沉思了一下,说:“晚上叫人家一个女孩子,恐怕不好吧。”“那有什么。再说了,咱们是同学嘛。”我还是有些心虚:“万一碰上巧莉的父母咋办?”卓超想了想,说:“你就说,想问一下巧莉,老师星期天布置了什么作业。”我说:“要是碰上巧莉呢?”卓超说:“那不是正好。你就说我来了,有话要问她。”“巧莉不出来咋办?”卓超笑了:“你放心。她一听是我,绝对会出来。”我还是有些犹豫:“我从来没有找过一个女同学,再说了,这是在晚上……”

看着巧莉家门缝里透出的灯光,卓超有些泄气了,说:“你不去就算了。咱们回吧。”我们不再说话,一起向我家的那条街道走去。看着卓超那闷闷不乐的样子,想着他大老远跑来,我又动摇了,说:“我去叫吧。”卓超一惊,然后欣喜地说:“真的。”我丢下他,转身朝前走去,大有“为朋友两肋插刀”的味道。

站在那扇门前,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回头一看,卓超就在不远处的黑影中站着。随着我“咚咚”的心跳,巧莉家那扇虚掩着的门“吱扭”一声被我推开了。我声音颤抖着,喊道:“巧莉在家吗?”巧莉从她家后院的厦房中走了出来,一脸的惊讶:“啊,是你,你找我……”我脸上的肌肉胡乱跳动着,说:“卓……卓超在外面叫你,他、他有话要和你说……”还没等巧莉答话,她家的那条黑狗,突然不知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我惊叫一声,撒腿就跑,结果还是右小腿一阵刺痛……

许多年过去了,卓超每次遇见我,总要说:“他娘的,当年让我兄弟叫狗给咬了。”他还要重复一句老话:“有福人住在铁路两边,没福人住在渭河两岸。”

卓超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他家还住在渭河边的韩坎村;巧莉现在也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嫁到了陇海铁路边上的罗古村;我呢,也已经成了一个小女孩的父亲,这会儿正在异地他乡,摸着右小腿上那块已经几乎看不见的伤疤,回想着那个被狗咬的夜晚和那两个处于青春期的少年,傻傻地笑着呢。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