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伤 疤(之五)  

2007-10-22 22:41:13|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脚后跟的那块伤疤,至今还软软的、红红的发亮。是它伴随着我,度过了小学,成为我幼年时代刻骨铭心的记忆。就是它,曾经使我小小的心灵饱受折磨。

三年级的那个冬天,格外的冷。我的右脚跟冻肿了,痛中夹杂着一丝丝的痒。晚上睡在热炕上,我分明感到有一窝像蚂蚁或刚孵出的蚕那样的小虫子,在那个肿块里撒欢、嬉戏。是外界的热量刺激了它们,使它们从沉睡中醒来,充满了兴奋。就像那些酒量不好的酒客,喝的多了,胡言乱语,耍着酒疯,横冲直撞。

一连好几个晚上,我都睡不着觉。或者勉强睡着了,又痒得醒了过来。我在肿块外面的那层几乎透明的薄膜上,用手指轻轻地搔着。随着指甲的轻轻摩擦,一阵阵难以言说的惬意,顺着我的小腿、大腿向上,一直传输到我的心里。

终于,当我或清醒或迷糊地享受那一阵阵快感时,那层薄膜实在难以忍受不断地骚扰,破了,血水流了出来。母亲有些吃惊,她买来了一种软药膏,将它涂在一层纸上,贴在了我的伤口处。为了不让其他东西碰到它,以致药膏脱落,母亲又拿来一块大手帕,敷上一层软软的棉花,对角折起来,绑在我的脚腕处。

有时要换药了,那层纸已经粘在了皮肉上,取不下来,要把它揭掉,需要费一番周折。有时,连着一层皮撕下,随着我的龇牙咧嘴,又一次有血水流出来。

小学那几年,我一直是早早地穿上棉鞋。甚至有时穿的棉鞋一只大,一只小,因为肿脚贴上药,再绑上夹着棉花的手帕,我的脚已经不能伸进自己的鞋子了。

上中学后,也许是因为来回跑路的缘故,我的脚没有再冻破过。但那块伤疤却永远地留了下来。有时冬天特别冷,脚后跟那儿还会发痒,甚至肿起来。我便急忙采取各种措施,及时地将它保护起来,生怕它哪一天再不可收拾。

如今,看着那块小时侯留下的伤疤,我总有些不放心。它摸上去,软软的,看上去,红红的、光光的,就是和别的地方不一样。我总想着,那里面一定有些不知名的东西在潜伏着、冬眠着,不知哪一天它们还会醒来。尽管从表面上看去,一切似乎没有发生过,或者说发生过的已经成为往事,我总感到,有一天昔日的一幕还会重演。它们绝不会善罢甘休,它的里面也许一直在进行着两种力量的殊死搏斗,只是其中的一方暂时占着上风,它也许难免会有疏忽、失手的时候。

行文至此,我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的那些伤疤怎么都在右半身。我想了好久,原来我的心脏在左半身,那上面也有不少伤疤呀。幸好,它藏在里面,别人都看不见。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再撕开看了,还是让它悄悄地捂着吧。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