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书 缘  

2008-03-25 20:23:11|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1月2日,新年上班的第一天。门卫老许打来电话,说传达室有我刚收到的书。我有些纳闷,书,谁寄来的书?我最近没有邮寄什么书籍呀?难道是我订的新一年杂志?不可能这么快就到吧。

拿到一看封面,原来是潘教授寄来的。他怎么会给我寄书呢?我有些激动,也有点迷惑。打开那个用粉红色细塑料绳子在正反面各打着四个结的牛皮纸包,里面果然是两本书,还附有一封短信:

张寒老师:您好!

       在您市胡洪军、胡遐作品研讨会上认识您很高兴。

       奉上《中学生影评读本》、《影像阅读法》二书,供您教学参考。这两本书我都有复本,不必寄还。

       恳望您在努力搞好语文教学的同时,多多阅读,多多创作,多方面展示自己的才华。

       您如来沪,盼来寒舍聚谈。

       新年将至,恭祝

新年快乐!阖府幸福!

                                                                          潘颂德

                                                                       2007年12月26日

捧着两本书,捧着这封不长的信,我的心情一时难以平静。这是我新年收到的第一份珍贵的礼物呀,往昔的一幕幕,也随之在我的心头浮动。

2007年4月8日—9日,作为市作家协会的作者代表,我参加了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六次代表大会。在这期间,收到了胡遐女士的文学作品集——《又见梨花开》。翻到书的序言,我便看到了“潘颂德”这个名字。

这个名字我很熟悉呀。看过序言,我向胡女士问起这位潘教授,她感慨良深。胡女士说,她是通过一位朋友介绍,请潘教授阅读她的作品并作序。这位潘教授工作非常严谨,他把书稿一篇篇细读,并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不时和她交流。在阅读的过程中,他甚至连文稿中打错的字,都一一做了修改。

这个潘教授是我记得的那个潘教授吗?会不会是同名同姓呢?我听后,心里暗自思索着。那天傍晚回到家里,我忙找出书架上那两本书——《鲁迅散论》和《现代文学沉思录》,它们不就是潘颂德教授的文论著作吗?

1998年5月2日,在南下工作近两年的我,在“五一”长假,终于了却了一桩心愿。我和妻子去了一趟心仪已久的江南文化名镇——绍兴。这次主要是冲着鲁迅故居去的,因而在百草圆、三味书屋、鲁迅先生纪念馆盘桓最久,参观也最为仔细。在先生的纪念馆里,我买到了这两本书。既因我喜欢鲁迅先生的作品,想读一读别人对他作品的评论,也有作为旅游留念的意思。

潘教授的这两本书,日后我曾反复阅读。前者对我系统地认识鲁迅先生的思想发展和深入地理解先生的作品有很大的启发,也对我教课本中收入的先生作品有不少帮助。后者除了谈论鲁迅先生的作品外,重点介绍了中国新诗发展过程中一些重要诗人的创作及其诗论,书中论及的上海“孤岛”时期文学及几位作家和作品,更是我读大学时的所没有接触到的,让我大开眼界。

又一次查看作者介绍,联系《又见梨花开》序言的文风,及其提及的有关鲁迅先生谈论文学的片段,我确信,此“潘颂德”就是彼“潘颂德”。在激动、仰慕之余,我也为有幸能让潘教授作序的胡女士感到高兴。潘教授在这篇长达三页的序言里,对她的小说和散文分析得多么细致和精准呀!

2007年12月15日,我应邀参加了市文联组织的“胡洪军、胡遐作品研讨会”。当文联主席孙先生介绍到位的嘉宾,报到了“潘颂德”这个名字时,只见我斜对面一位的老者欠身微笑着向大家颔首致意。

他就是潘颂德教授呀!我心情激动起来,细细打量着这位老者。是他,不会错的!年近古稀的潘教授头发花白了,也胖了些,但那和蔼的笑容,充满睿智的眼神,仍和我近十年前买他的那两本著作中的照片上一样。

研讨结束后,与会者要合影留念了。走在潘教授旁边的我,犹豫再三,鼓起勇气和他攀谈起来。我们谈到了本市作者的写作、胡氏父女的作品,谈到了他以前的两本著作。我向潘教授表达了由衷的谢意。他谦虚地说,那是他以前不成熟的作品,说着送了我一张名片,说是希望我多提宝贵意见。

午饭后大家告别时,潘教授邀我到他的房间小坐。我们又谈了一些教学、写作、生活中的问题,他让我在笔记本上留下了通讯地址和电话。我想起了,上午他要我留一张名片时,我有些尴尬,因为我没有什么名片呀。留下地址,不善言辞的我也不会主动和他联系,而他呢,工作生活一定很忙,更不会和我这样一个在写作上没有成绩的普通教师去联系。我们此后匆匆告别。

以后的日子,偶尔想起那次会议上见到的潘教授、李建树老师、胡洪军老师,总是让人心生敬意。他们那一辈人对待文学的虔诚让人敬慕,治学的严谨让人敬佩,待人的谦逊让人敬仰。而如今,我们的不少舞文弄墨者,是否太浮躁了,缺少了一些他们的沉静和执着。

出乎意料地收到潘教授寄来的书,他的细心、真诚和鼓励让我感动。这也许是他为人处事的一贯做法,却让我受到了一次做人上的教育。感谢书,是这前后接触到的几本书,让我在这个春寒料峭的时间又一次感受到温暖!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