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俗眼看别样的人生  

2008-07-07 23:18:33|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这样的俗人,对于那些出家人诀别红尘的人生选择,总是充满了敬意。也许和不少人一样,我对他们的生活也感到神秘。有时想深入地了解,又觉得这是对他们的不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选择,这不需别人饶舌。

这次在佘山遇到康修士,借机了解了修士们的一些生活,我的内心一时难以平静。那天午后,当这位年轻修士出现在面前时,我有些吃惊。对自己的信仰,他是那样地充满热情。他带着我,参观了修道院的授课室、多媒体厅、图书馆,介绍了修士们的日常生活,在整个过程中,真诚、平和、热情。

我们一路边走边聊。我了解到,在这座幽静的山间修道院里,他们要先学习两三年文化课程,然后到一些教区、堂区实践一年,再回到修院学习几年神学,然后接受考核,各项成绩合格才能毕业。这之后,还有一个从修士晋升执事再到晋铎的过程,最后被分配到各地教区、堂区,从事宗教工作。

想想这漫长的七八年,我不禁问:“你们这么多年,一直在这里学习,会不会感到枯燥、乏味……”康修士看着我笑了:“我们和外面的学校一样,也有休息日,也放假,和亲友、社会接触。当然,在学习生活中,也难免有枯寂的时候,那就要自己调节……你看这个篮球场,如果有机会,你会看到我们修士在球场上也很有激情的……”我还想问些什么,又感到自己有些冒昧。

读高中的时候,我在二姨家住过一段时间。那个乡村不远处,有一座寺庙。每次放学、上学,我总能看到那外墙和屋顶上颇具标志性的黄色。某天,我偶尔碰到一位僧人,他扛着粮食来村里磨面房,我非常吃惊。此前,在我的心中,那些僧人就是青灯黄卷,诵经拜佛,敲敲钟磬,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他们竟然也来磨面呀。过后,我又笑自己了,他们也要吃饭,琐事总要有人做嘛!从这之后,我猛然省悟到,其实出家人的隐修生活和俗世是难以真正割裂的。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曾对出家人的生活持有疑虑。看着终南山那些道观里的道士、道姑,在古城大雁塔旁遇到那些僧尼,在普陀山那些寺院里进出,我总是在想,那些出家人生性就有倾向宗教信仰的慧根,还是在红尘生活中遭受了磨难和挫折,或因其他难以述说的因由,从而选择了别样的人生?

如果说他们要保持自身的纯净和高洁,因此选择了远离红尘,这不是一种逃避吗?陶潜有诗云:“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我常想,莲本洁,“出淤泥而不染”不是更洁吗?在这滚滚红尘中修道,才应该是大道吧?如果说,他们因遭受了人生的打击,从而选择了弃绝尘世的生活,这不更是一种逃避吗?这样真的能拯救自己吗?即使自己得到了心灵的宁静,还是仅仅局限于自身,这不是怯懦、自私,而与宗教的勇毅、慈爱、普渡众生不是相背离吗?

走过了不少旅游胜地,在那些风景佳处,大多有寺庙,有出家人。同行者大都要烧香拜佛,为何而祈祷只有自己心里知道,而那些出家人给我的印象大多不佳。他们有的心神不宁,抽签多少钱,解卦多少钱,买个什么多少钱,似乎也只盯着游客的钱袋,让人心生疑窦。似乎出家人和俗人已达成了共识,形成了默契。你心想着什么,我就满足你吧,而这些需要通过钱来实现。

宗教场所的修缮需要钱物,出家人的生活需要钱,出家人的生活和俗世难以割舍,而当俗世之人缺少奉献和布施理念时,出家人也不得不想法设法去弄钱物,这应该能够理解。只是,当弄钱已经成了习惯和目的,把宗教的要旨忘了,甚至弄钱的手段有些离谱,就让像我这样的俗人感到不解。这样的地方真能修行吗?难道连佛也嫌贫爱富,只会拯救有权有钱的人,满足个人的私欲?那些真正想着出家修道的人,在这样的环境里,是否会有种别样的悲哀?

在九龙湖旁的寺院,一群僧人在大殿里诵经,有的已经满脸皱纹,有的是绝对的白面书生。他们唱念着,手里转动着佛珠,有木鱼在发出单调而肃穆的声响。久久地望着他们,我心情很是复杂。同行中有人打趣道,你看他们这会儿一副虔诚,晚上不知到哪儿去呢。他们的日子过得比你我精彩,比我们逍遥。发言者是位见多识广的人,我这样木讷的人听之,虽略有吃惊,也只有默然。我打量着这些僧人,心里在想,他们中间总会有一些真正的修道人吧。

曾接触过一个神父,他的才能让我叹服。他对人生的认识和宗教典籍的理解独到深刻,组织宗教活动的能力也很强。我个人认为,他最大的优点是能把俗世信教者的生活与宗教道理结合起来,讲道深入浅出。他不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宣教者,待人热情平易。也许因对信仰与世俗的关系认识深入,他可以说是一个在红尘中游刃有余的出家人,得到当地信教群众的拥护和爱戴。

在许多年之后,他却还了俗。对此,我深感震惊和迷惑。有朋友对我解释,说他遭到了一些信教者的诽谤和诬陷。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无法弄清,也不想去探讨,只是感到深深的遗憾和悲哀。不知他的心灵受到了怎样的煎熬,也许他突然对自己的人生选择感到失望,也许他本想坚持自己的选择,却因身处尘世,面临种种无法解决的矛盾,只有又一次无奈地选择人生之道。

这位我景仰的长者,后来自食其力,过起了养家糊口的生活,他依然虔诚参与着宗教活动。对于他,我始终充满了敬意。我不禁在想,一个人,如果凭一时的热情,过上了一段时间或几年的出家生活,似乎并不难。而要一直走下去,过着那种神圣又平凡,超性又具体的生活,这样十几年、几十年,一直到辞别这个熙熙攘攘的尘世,确实不容易。他们一定有着极大的定力。

一个真正的出家人,不禁需要有虔诚的信仰,自己的人生追求,而且还要面对尘世的种种诱惑和磨难。尤其在当下,还需要尘世信仰者的理解、支持和帮助。那些神父、修士,因为常常要接触普通的众生,更是如此。

我不大喜欢听那些出家人,宣传自己的宗教教义,他们大多“先入为主”,而缺少一种对尘世中人的体贴和关照,这也许与他们长期远离普通众生的实际生活有关。他们中的大多数,总是沉浸在自己的教义或信仰里,不自觉地显示出一种优越,在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面对众人。有时,他们自己认为掌握着真理和大道,却在自己的言语、行动中,暴露出了一种霸权、虚伪或狂热。谦卑,应该是自然流露出来的;爱,也应该是付诸行动,真诚无私的。

林语堂先生说:“看见一个实行基督徒的仁慈,及关切每一个人的基督徒,常带领我对基督教会亲密一些。没有任何教义的单方,能像这个单方那么有效。”他又说:“基督徒产生基督徒,而基督教神学则不能。”

我从德兰修女身上看到了这一点,她在加尔各答贫困肮脏的大街上,用行动昭示着自己的爱。更为可贵的是,她不是为了显示爱而去爱,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因对上帝的爱的理解,而自然流露出的爱,而且她突破了种族、民族、阶层、信仰。这是一个真正的出家人,在尘世中抒写爱的出家人。

对一个整日默读经书的出家人的信仰,我颇存怀疑。我始终觉得,这无疑是另一种形式的自生自灭。他只是得到了一个个人所谓的圆满,于人世何益?而在那些出家人的生活中,因为存在着阶层,难免也会有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吧?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不过是另一个滚滚红尘,也许只是烟火气稍微小了一些。而他们中的有些人,进入了这个圈子,也许才发现其实一切并不是他们在圈外时所想的那样,而在这个时候,只是因着各种因由,骑虎难下吧?

 对于弘一大师,我充满了崇敬,却从他去世前写在掌心的“悲欣交集”四个字中读出了别样的滋味。他遁入了空门,过起了另一种生活,却把他的妻儿留在了尘世中,还有那个掩泣回国的日本女人。想着那两个女人的悲戚,以及她们日后在红尘中的遭际,我的心中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一时无语!

也许,因为自己太俗了,我也只配这样看待那出家人别样的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