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门外汉的废话  

2009-12-23 10:58:40|  分类: 评论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思舜兄的小说

思舜兄发来短信,对我没有参加小说研讨会表示遗憾。其实,我这个人上不了台面,怕出入人多的场合,更怕在众人面前说话。说到底,是因为自己无甚高论,开口就紧张,还要打结巴,听者难受,自己也觉得别扭。

但是,提到思舜兄的几篇小说——《玄素》、《第十二夜》和《尘埃没有方向》,我还是觉得有几句话要说。虽然,对于小说我是个门外汉,也心里清楚,自己所说的,也只不过是一些废话。但是,还是想罗嗦那么几句。

我想,不管什么文学作品,要有可读性,这一点在今天至关重要。你写得再好,你写得再深刻,构思再巧妙,让人读不进去,等于没写。

思舜兄的几篇小说,我很顺畅地读了下去。当然,这种顺畅,不是像小学生背课文,一口气读到底,顺溜得失了味;这种顺畅,也不是硬着头皮,逼着自己佯装出来的“顺畅”;这种顺畅,也不是走马观花,糊弄着往下溜。这种顺畅,是很自然地读,边读还不时停下来略加思索,再往下读去。

说实在的,我对那些不知所云的小说敬而远之,这会使我怀疑自己智商太低,生出自卑。谁愿意承认自己智商太低呢?更何况,这也会使我怀疑那些作者的头脑是否真的清楚,是否在故弄玄虚。当然,我也讨厌那些纯粹的水煮萝卜,那太寡淡了,需要放一点盐,当然不能太咸了,不然会倒人胃口。

小说的可读性,来自于作者的语言功力。思舜兄小说语言是有特色的,且注意到了语言与内容的和谐。《玄素》的语言带有些许诗意,有一点少妇的幽怨和柔婉;《第十二夜》的语言带有一点缠绵和黏糊,有一点少女涉世未深,似乎又窥透人生无常的玄思;《尘埃没有方向》的语言呢?是密集的、罗嗦的,带有更年期妇人的不甘、疑惑、迷糊、絮叨,大俗而带有烟火味。

如果说,思舜兄小说的语言是精彩的,直接带来了他的作品的可读性和韵味,那么他在小说叙事上的探索和追求,则是更是让我喜爱的。

小说这种东西,应该说是一种玩意,说到底就是一种叙事,也就是变着法子说话吧。当然,要把事情说得漂亮、有趣、有味。叙事其实就是一种艺术,也可以看作是一种务虚,当然,你要说是一种游戏,也未尝不可。

“话有三说,巧说为妙!“叙事就要讲究策略,这需要智慧。我们有时让小说承载的东西太多了,真有那个必要吗?小说能拯救什么呢?

思舜兄叙事的巧妙是显而易见的,三篇小说各有特色,《玄素》里用第三人称叙事,结构上却有变化;《第十二夜》带有一种独白的味道;《尘埃没有方向》呢,纯粹用对话来组织结构,你一定要看成对口相声也行啊。

对于其中的精彩之处,你一读就能领略到,我就懒得罗嗦了。只是我还要忍不住提一句——《玄素》里——“桃花盛开的时候……”真是妙极了,神来之笔呀!如果要我耍一点小聪明,我想,《第十二夜》还可从“你”和“我”这两个角度交叉叙事,也许更有味道!当然,思舜兄是选择从“我”的角度叙述,主要展现“我”的心理和感受,这样也好,少了一些斧凿的痕迹。

读思舜兄的小说,我不仅仅读到了语言、叙事,也就是说,我感到他不是纯粹的务虚,我还透过他语言的魔力和叙事的智慧,读到了悲凉、绝望、焦虑,进感受到了一种悲悯。不管别人怎么想,怎么看,这是我的感觉。

思舜兄这几篇小说中的人物,都在寻找一些东西,都想抓住一些东西,都想活得自在、如意,却都在挣扎,都在折腾或者说想折腾。最后,还是从自己或他人制造的波澜中沉寂,像“尘埃”一样,最后还是要“落定”。

这是什么?这是现代人精神上的困境,也是整个人类精神上的困境。有些人面对了,有些人不敢去面对;有些人思考了,有些人不敢去思考。最终,留给人的,还是一个老问题:为什么活?怎么活?思考着活,还是闭着眼睛活?清醒着活,还是糊里糊涂地活?或者干脆就这样,一天一天地活呗!

思舜兄把它揭示出来了,展现出来了,把它艺术地放大了,放在太阳底下晒。他不管你看了舒服不舒服。我想,可能不少人会感到不舒服的。

当然,我不是说,思舜兄的小说就登峰造极了。我还是要说我的一些意见,写是他的自由,说是我的自由。我才不管他点头还是摇头呢。

要说什么呢?就是我隐隐地感到他的小说,骨架有了,血肉还是不够丰满,有些干瘦。有时给我的感觉,就是他想赶紧把要写的写完,缺少一些迂回、一些点染,或者说少了一些耐心,也许他想往下挖,就顾不了这些。

这样便显示出了一些弊端,有时会给人一种主题先行的感觉。好像是为了诠释某种认识,而用一个故事套上去,而不是通过艺术地讲述一个故事,自然而然生发出来一些认识,从而激起了人的思考。

这样一来,也会让我这样的“瘦人”想到“郊寒岛瘦”,思舜兄比我丰满呀,他的小说按理来说,也应该丰满一些,像杨贵妃,要有些脂肪,而不是像西施那样。当然,她们各有各的美处。小说的脂肪来自什么呢?我想,这便是生活中的细节,当然是有用的细节,需要这些东西来支撑。

是不是思舜兄已经变成了一个“素食主义者”了,开始故意“减肥”,他要把那些“赘肉”去掉,我就不清楚了。这是他自己的事情,他也肯定有他的理由!只是也许我太瘦了,我还是喜欢多少有些脂肪的。

本来说只说几句,没想到竟罗嗦了这么多,就再补几句吧!其实,小说就是小说,爱怎么写、想怎么写,就去怎么写。像我这样不三不四的人,说一些不痛不痒的废话,也只能让人一笑罢了!哈哈……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