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在监考时的胡思乱想  

2009-04-04 15:01:34|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许是因为早年“威名远扬”吧。每一次监考,教导处总要把我安排到最后一个考场,而且经常是接连在同一考场。他们其实不清楚,如今的我已经不再是刚工作那几年的我了。那只昔日的老虎,如今已温顺多了。

这个考场只有二十名学生。这二十个,就是上次阶段性测试成绩中,整个年级段的最后二十名。也就是大家公认的“差生”。不,已经换了个名字,叫“后进生”。好像还不对,几年前又改名了,叫什么“潜能生”。

一张张面孔,我大多熟悉。每一次测试后,总分排来排去,最后的二十名,基本上还是这些人。他们似乎也已经习惯了,或者说,没有了什么感觉。而我每次看到他们,想像着他们平日的生活,心情总是有些复杂。

他们懒洋洋地进来,歪在桌子上,有时相互讲个不停,偶尔相互嬉闹一番。试卷发下去了,考试铃声响了,他们旁若无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你只有说上几声,他们才会有所收敛。不一会儿,又开始骚动起来。

偶尔有的表现得过分,你不得不起身厉声呵斥,这其中多有点“杀一儆百”的味道。你明知效果不大,但也没办法。你不控制住局面,可能有更多的要跟着起哄。这时,即使没有领导巡视,你也觉得自己没有尽职。

有在作怪的,你得和颜悦色相劝,细声给他讲几句他们和你自己都认为实在是无聊至极的废话。当然,你还得很正经地、道貌岸然地讲。你随便说,他不在意;你的表现过于激烈,有的可能要跟你上墙,到时不好收拾。

有偶尔调皮的,只要不大碍事。你只有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你一直盯着他,他可能在你瞅着的时候静下来,在你不注意时又动作起来。甚至有时候有故意挑逗你的意味。你不大去理睬他,他可能慢慢也会觉得无趣了。

有的一进来,给试卷上填上班级、姓名和学号,或者根本就不屑填,只是扫一眼试卷,然后就扒在桌子上,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看到这种情况,我想叫他起来,又告诉自己,还是免了吧。你叫他做什么呢?他都不会呀!他会做还要你提醒吗?他会做能这副样子吗?他这样你不是更省事吗?

看着那一张张面孔,有时我会觉得他们大多长相有些不太对劲。应该是吧,总好像觉得和其他学生什么地方不太一样。我沉思着,这也许是思想、精神上长期承受过重的压力造成的。一个人长期不能自然、顺气地成长,总处于一种恶劣的境遇,他的身体发育也会隐隐变形的。我的鼻子有些酸了。

这些孩子小的时候,一个个都是活泼可爱的吧,哪一个不是父母的心头肉、宝贝蛋呢。不知从何时起,也不知在他们的学习、生活中发生了怎样或小或大的变故,反正从某个时候起,他们的处境开始变得微妙起来。

慢慢地,成绩、成绩,那些冷冰冰的阿拉伯数字,开始一次又一次地折磨他们。周围的人们也开始用这把尺子来衡量他们。于是,等待他们的是老师的漠视或斥责,父母亲友的质问和叹息,同学的冷落或嘲弄。

起初这些小小的心灵可能挣扎过,可是周围太黑暗、冰冷了,想破土而出的幼芽儿又太弱小,时间一长,有的渐渐被窒息,有的虽勉强拱出了岩层,却没有及时得到阳光、雨露的照耀和灌溉,也慢慢萎缩、干枯了。

那些想从他们身上得到名利、荣誉、地位的人们,又开始有意无意地折磨起他们。他们的生活中极少阳光和雨露,更多的是无边的冰冷和黑暗。慢慢地,他们不再渴求那些,也知道那些已经不再属于自己。当他们失去感觉时,即使在生活中有那么一个瞬间或一段时间,有阳光、雨露偶尔降临到身上,他们也有些麻木了,甚至会出现不真实的感觉。更何况这样的机会极少。

一次又一次的考试,宣判着这些灵魂的命运。美其名曰分层,让各个层次之间形成竞争,其实却把他们从精神上分等了。如把他们散落在其他学生中间,也许受到周围认真、严肃气氛的感染,他们会重视起自己。如今这些“潜能生”聚在了一起,大家都不懂,谁也不笑话谁,那就都开始混吧。慢慢地,原来可能会有的进步,也懒得去争取了。反正已经被打入了另册!

“大家尽可能做一些,实在没办法,你就扒在桌子上睡觉得了。”这话也许不该从我口中说出,但看着那一个个坐卧不宁的摸样,我还是说了。因为结束的时间还没有到,而按学校规定,一定要到铃响才能交卷。

我对那些试卷怀疑起来,对那些题目怀疑起来,对平日的工作怀疑起来。我们在干什么呢?我们在杀人,还是在救人?那些试题到底能考查出学生的什么来?那些分数到底有什么意义?我们的工作到底有多少意义?

这些孩子们其实是不用监考的。除了想讲空话,他们甚至连抄袭、连写字的兴趣都没有。我想到那些我见过所谓名师们,他们总是用那个别学生取得的所谓成就来给自己脸上贴金。他们想过那些更多的生命吗?我们带给了他们什么?还有那些也许从来没有注视过的生命,我们是否曾光照过他?

刚工作的时候,我曾对一个个学生“恨铁不成钢”,总觉得他们没有达到自己的要求,总觉得他们没能做得更好。于是,我时常折磨自己,也常伤害那些处于青春期的心灵。而自己呢,还往往觉得尽心尽力,很是悲壮。

有一次,在我严厉地批评了一个学生之后,一位即将退休的老教师,委婉地对我说:每个人只有一段少年时光,有时候也要让孩子们感受到青春的美好。我慢慢醒悟过来,那些我们认为重要的东西,真的就那么重要吗?

铃声终于响了。我对这一群我监督了一节课,也把我监督了一节课的孩子们说:“大家把试卷交上来,快出去透透气,春天来了,今天外面的阳光真好!”他们唧唧喳喳着,向外走去。谁不渴望阳光呢?我也得出去走走!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