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那年·那事·那人  

2009-10-17 17:22:29|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阵子,整个校园里闹得沸沸扬扬。连我呆头呆脑的家伙,也从众人的议论中知道了那件让人倍感惊奇又惊慌的事儿。班上的男生们,在课余私下里议论着,有些神秘和兴奋,偶尔发出几声有点压抑的笑声。那些女生们,似乎失去了往日的高傲,一个个显得神色有点慌张。校园里的那些男女老师呢,也显得有些憋不住了,不时地,三五个聚集在一起低声议论着。

那个略带外地口音,平日让我们望而生畏的矮个子校长,终于沉不住气了。在一次全校师生大会即将结束时,他站了起来,拿起话筒威严地宣布:最近,有同学发现,校外有人进入女生厕所后面偷看。大家一定要提高警惕,特别是全校的女同学,上厕所的时候一定要结伴而行。如果有同学发现异常情况,一律立即向老师或学校汇报,我们马上会采取有关行动。

学校的厕所在校园东边,是几间简易瓦房,向西流水,紧靠着东边的围墙。师生在里面上厕所,秽物便从围墙底下的通道,流入外面墙根部的粪池里。粪池外面的路边,又砌了一排简易的围墙,用来遮挡厕所后的粪池。那一排外墙中间还隔一段开了几道小门,便于附近的村民进入里面清理粪池。那个不知名的偷看的家伙,无疑就是从这几道小门进入厕所后面的。

在女生厕所后面偷看,那人无疑是个男人。他到底是谁呢?有多大年龄?到底是干什么的?大家在课后饭余不便深入谈论,就在晚自习后回到那几间破旧的宿舍里争论不休。有的说是学校东边那个上王村里的人,有的说是学校南边土坡底下那个下雷村里的,有的说是一个精神上有毛病的小青年,有的说是一个丑陋的中年光棍汉,甚至有人说,那是一个清理粪池的脏兮兮的老头。大家就这样兴奋地争论不休,也不知道该听谁的,该信谁的。

日子一天天流逝,议论四下里继续着,蔓延着。这家伙真是可恶,竟然钻到厕所后面偷看。那么臭的地方,他竟然呆得住,而且冒着被人抓住的危险。他就不怕掉进粪池里。人嘛,上个厕所,有什么好看的,难道他一辈子不上厕所。突然有人大喊,这家伙可能没见过女人。众人哈哈大笑。

又有人议论开了。是谁最早发现有人在偷看?是哪个班的哪个女生,或者是哪个年级的哪个女教师被偷看了?结果还是说不清。大家只知道,反正有这么一件事,就发生在我们这个乡村高中里,就发生在我们身边,发生在离我们宿舍几百米远的女生厕所里。沉闷的学习生活,似乎因为这件事注入了一点什么东西,大家的情绪都有点莫名的兴奋,关注着事态的发展。

那天刚下课,大家正在教室外随意地闲聊着,不知是谁说了一句:那个家伙今天又来偷看,结果被学校抓住了,现在正绑在前面行政楼下面的柱子上。大家听后吃了一惊,然后吵嚷着,议论着,相拥着前去观看。

这时的行政楼前,已经围了不少人。几个高大的高年级男生靠近那根柱子站着,大多数学生都在远处围观。柱子的另一边,几个意气风发的刚从大学毕业的年轻老师,正在情绪有点激动地议论着。看这情形,我猜想,应该是那几个高大的男生和那几个刚分配来的教师把那个家伙抓住的。

矮个校长绷着脸,紧锁着眉头,与柱子旁那几个男生和教师说着什么。随后,他把那胖乎乎的大手猛地一挥,要大家回教室上课。这时上课铃声还没有响,校长的命令似乎也打了折扣。大家议论着后退了几步,又不由自主地站住了。连我这个平日胆小如鼠的家伙也折回来,依旧观望着。

我伸长了脖子,眯缝着眼。只见绑在柱子上的那个人,大约二十出头。一身分不清颜色的衣服,脚上是一双破布鞋,蓬乱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半边脸。粗粗的绳子从他的脖颈后绕下来,分别在两条胳膊上缠了几圈,又捆住手腕,然后牢牢地绑在了身后的水泥柱子上。他低着头,也许是由于胳膊痛,上身偶尔微微扭动几下。面对着校长的斥责和询问,他一声不吭。

上课终于铃响了。校长再次大声命令着,众人这才有些不甘地回望着,渐渐散去。这时,靠近柱子的那几个高大的男生中,有一个突然冲了上前,对准那个被绑者的裤裆,狠狠地踹了一脚;接着,又一个扑了上来,在他的腿上接连踢了两脚;那第三个上前几步,看样子也想伸脚去踢,这时校长挥着手,不知说了句什么,他才悻悻地退了回去。只是在退回去的同时,他迅速朝那个正扭动着身子呻吟着的被绑者啐了一口。被绑者摆了摆头,唾沫从他的头发上滑了下来,拉出了一条长长的线,滴在了他那双破旧的鞋面上。

大家议论着往回走。有的说,那个家伙刚才被打出了鼻血。有的说,在被抓的时候,那几个男生和年轻教师围着他拳打脚踢,他身上肯定有不少乌青。有的说,那个新来的高个子物理老师真是一身好拳脚,他练过武术吧。有的说,应该把那个家伙拉到师生大会上,给他的脖子上挂块牌子,狠狠地批斗一番,再拉到各个班级里游行。又有一个喊着,干脆把那个家伙阉了,让他变成太监得了。大家一听又大笑起来,一张张面孔似乎有些变了形。

下午放学时,大家匆匆从行政楼前面走过。这时,柱子上绑着的人已经不见了,也看不到那个矮个子校长的人影。大家又议论开了,有的说,听说那个家伙神经有问题,学校里已经把他放了;有的说,没那么便宜,他已经被扭送到乡里的派出所去了;有的说,他被送到了他们村里,已经交给村干部去处理了;还有人说,他现在正被关在总务处隔壁的那间黑房子里。

大家吵吵嚷嚷地议论着,谁也说不清楚,谁也不知道该听哪个的,只是从那些语气里,让人感到这个乡村中学发生的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似乎有些突然,也让人觉得有些意犹未竟。我偶一回头,突然看见了那个柱子旁边的地面上,有几点红红的东西在夕阳的映照下,显得那么刺眼……

                             (发表于《散文》2009年第9期)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