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分享)亚巴郎的“得寸进尺”  

2009-10-31 16:39:23|  分类: 演讲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上主要毁灭索多玛和哈摩辣时,亚巴郎向上主求情,希望能够免去这两座城市的灾难。因此,当与上主同行的两位天使去索多玛考察时,亚巴郎却仍立在上主面前。他不愿离去,而是思考着采取恰当的方式,同上主交流。

亚巴郎近前来说:“你真要将义人同恶人一起消灭吗?假如城中有五十个义人,你还要消灭吗?不为其中的那五十个义人,赦免那地方吗?你决不能如此行事,将义人同恶人一并诛灭;将义人同恶人一样看待,你决不能!审判全地的,岂能不行公义?”上主答说:“假如我在索多玛城中找出了五十个义人,为了他们我要赦免整个地方。”

亚巴郎的第一次求情,显然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怎样才能说服全能的上主,放弃他的计划呢?仁慈的上主创造了人类,他真的愿意将自己的创造物毁灭吗?上主先前说:“控告索多玛和哈摩辣的声音实在很大,他们的罪恶实在深重!”这充分说明,他要惩罚这两地的罪恶,而且已到了不能容忍的地步。

是不是这两地的所有人都罪恶深重呢?按照亚巴郎的想法,总该有一些义人吧?这是他向上主发问的基础和前提。上主总不能把这些义人,连同那些恶人一起毁灭吧?如果他真的这样做了,上主岂不是没有公义了吗?于是,他连连发问,并强烈地提出“你决不能”这样的逆耳说法,甚至进一步反问上主。面对亚巴郎激烈的不敬言辞,上主显然体察到亚巴郎的苦心,当即同意了他的提议。

上主的答复,显然有些出乎亚巴郎的意料。他深知上主的全知大能,有些心虚了,是否上主已知这城市里绝对找不到五十个义人?于是,

亚巴郎接着说:“我虽只是尘埃灰土,却敢再对我主说:假如五十个义人中少了五个怎样?你就为了少五个而毁灭全城吗?”他答说:“假如我在那里找到四十五个,我不毁灭。”

亚巴郎的第二次提议比较委婉,因为他先前言辞激烈的建议,上主已经欣然应允,现在是他自己要主动改口。于是,他谦卑地称自己为“尘埃灰土”,却忍不住又接连发问。上主第二次答应减掉五个,显然也是他没有想到的。

亚巴郎再向他进言说:“假如在那里找到四十个怎样?”他答说:“为了这四十个我也不做这事。”

亚巴郎第三次求情,显然是有些急了。他连先前的含蓄委婉也顾不得了,再次毫不掩饰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似乎不容对方有思考的余地。

亚巴郎说:“求我主且勿动怒,容我再进一言:假如在那里找到三十个怎样?”他答说:“假如在那里我找到三十个,我也不做这事。”

当上主第三次应允了他的祈求之后,亚巴郎由先前的着急转而有些恐惧了。人数两次已经减少了十个,上主竟然都满口答应了,看来他明白自己不能如愿。于是,他加大力度,这次一下子提出要减少十个人。当然,他还是有些忧虑,他似乎也觉得自己的要求有些过分,出尔反尔有些不妥,因此,他先请求上主的谅解和宽恕,然后带有试探性质地提出了自己的大胆要求。

亚巴郎说:“我再放胆对我主进一言:假如在那里找到二十个怎样?”他答说:“为了这二十个,我也不毁灭。”

得到上主的应允后,亚巴郎像一个尝到甜头的孩子,连忙向上主提出了自己的第五次要求。当然,他也明白自己有些过分,是在“放胆”进言。

亚巴郎说:“求我主且勿动怒,容我最后一次进言:假如在那里找到十个怎样?”他答说:“为了这十个我也不毁灭。”

既然上主又一次答应了自己的请求,干脆好事做到底。在仁慈的上主面前,亚巴郎什么也顾不得了,他在再次请求宽恕的同时,硬着头皮,提出了将人数减少到十个的要求。他还担心上主不会应允,说出这是“最后一次进言”,表明自己不会再改口了。他意识到,这第六次请求之后,不好再无理下去。

上主向亚巴郎说完话就走了;亚巴郎也回家去了。

这时的上主,当然明白亚巴郎的一片苦心,也深知索多玛和哈摩辣人的不可救药。其实,他又是多么希望亚巴郎的愿望能够得到满足,自己的子民能够得救。可爱、可怜又可敬的亚巴郎,在回家的路上,也许认为自己已经达到了目的,在为自己的“成功”得意着。毕竟,按照他个人的想法,整个索多玛和哈摩辣总不至于找不出十个义人吧?而有了这十个义人,就足以挽救全城人的性命呀!在看到亚巴郎据理力争的时候,上主明知这无用,但他一定没有一种看着小儿调皮捣蛋时的得意,内心只能充满一种不可言状的悲哀。

从亚巴郎的“得寸进尺”中,我们感受到了他企图挽救索多玛和哈摩辣人的急切和爱,也看到了人内心的骄傲和无知,同时,我们看到了人类的罪恶深重和不可救药,更看到了上主的全知和大能,宽厚和痛心,仁慈和悲悯!要知道,从索多玛、哈摩辣和整个平原,最终只逃出了罗特和他的两个女儿!

                                                                                                      (创:18:22——33)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