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吃馍纪事(之一)  

2010-11-14 14:17:35|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冻坏了吧。快坐到炕上去!”看到儿女瑟缩的模样,母亲心疼了。

幼时的冬天,怎么那么冷啊!我和姐姐上早学回来,跺着脚,低头给手掌上不住地哈气。村小一直是三晌制,这是谁的馊主意,真难熬啊!

书包随便一扔,我俩就往炕上爬。脚踢腾着,任凭棉鞋飞出去,陀螺样地在地上打滚。“嘻嘻、哈哈……”我俩挤着、抢着,争着往炕道处坐。

炕是父亲用土坯盘的,与隔壁的锅灶相通。锅膛里一烧火,余火就钻进这边的炕道里,炕也就跟着热了。进火的炕道处更热一些,都想抢着坐。

“别吵了,馍快烤好了!”听到这边吵嚷,忙碌在锅灶前的母亲喊起来。我们顿时安静下来。炕道处大多被我占着,姐姐嘴里咕哝着,朝我翻白眼;我呢,也不甘示弱,朝她撇嘴、做鬼脸。接着,两双脚又在被窝下斗起来。

“馍片烤好了。接着!”听到母亲这一声喊,我们忙侧着身子,缩起头。随即,两个馍片便从隔墙上的窑窝里扔进来,落在我们面前的被子上。

“哈……我的……”“给我……”又是一番大呼小叫、一番争抢。

看谁抢到馍头,谁只能得到馍底。要是母亲恰巧把一个馍切成了三片,那就看谁能抢到中间的那片。抢到的,扬扬得意;失手的,再伺机夺回来。

我总是感到惊奇,母亲怎么能把馍片烤得那样金黄金黄的。

那烧的是柴火呀(碳是后来慢慢用上了,还时常不舍得用,烤起馍片来应该更方便了吧!)。母亲就在边烧火做饭时,把馍一片片在锅膛里烤好了。

馍片拿在手中,热烘烘的,先暖一会儿手。再凑到鼻子跟前,一股香气便扑进鼻腔,满口生津,醉了。那是一小块艺术品,简直舍不得入口!

圆圆的小平面上,布满了一颗颗金色的微粒。它们紧紧地挨在一起,悄悄地不做声。似乎共同保守着一个不愿为人道的小秘密,也因此正屏住了呼吸;又好像等待着什么,在一突发事件之前,彼此静静地沉默着。

那些金黄的微粒,排列得那样整齐;整片上的颜色,又涂抹得那样均匀。黄、金黄、金灿灿的黄!那些微粒间极小的缝隙里,似乎有白色的微光,隐隐透出来。一股若有若无的热气,悄悄游移着,随即,玉米特有的气味便四散开来。

母亲烤的馍片,没有沾上柴火灰,没有烤焦的疤痕,也不会因过干而烙牙!就是那么酥酥的。母亲是怎样盯着锅膛,又是怎样看准火候,恰到时机地翻动。

我这么想着,却一直解不开心中的谜!

终于,馍片入了口。随后,便是“猪八戒吃人参果”了。

当我嚼完自己手里的,眼睛盯着姐姐手里的馍片时,便听到窑窝里传来母亲的声音:“稀糁子熬好了,吃饭!……”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