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与胡子见面(中)  

2010-11-30 18:54:42|  分类: 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弦第一次给胡海打电话,也就是九月初,学校刚开学的时候。我记得好像给你说过。我说过,绝对给你说过,不然你傻笑什么。

为给胡海打电话,胡弦考虑了好久。我看见他把电话本翻了好几次,翻到有胡海电话号码那一页,合上,又翻开。他拿起了电话,又放下,还在电话机旁徘徊了好一阵子。我知道他在想啥。

刚到南方工作的那个暑假,胡弦回老家时,就听人说胡海在明州大学读书。胡弦当时表现得很平静,像听说村里有人上了西京哪个大学一样。我知道他的心里其实不平静。他心里咋能平静呢?

老家的人到四千里外的明州上大学的,还从来没听说过,而胡弦自己就在明州地区的一个市工作,离明州市区也就那么一点路。何况,他们还是老邻居。你说胡弦心里能平静吗?

当然了,胡弦心里不平静,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胡弦肯定想起了往事。这从他的表情上绝对可以看出来。这一件事,我还没有给你说起过吧。是的,我好像没有给你说起过。距现在有二十年左右了吧。

那时侯,胡弦十二三岁,胡海比他还要小几岁。当然,他们那时是正儿八经的邻居。那年七八月份,雨一直下个不停,把他们两家的一段界墙给下倒了。这堵界墙最初是胡弦家打起来的。胡弦他爸和他妈商量着,用玉米秸扎成捆,把倒的地方堵了起来。胡海他妈却以玉米秸太高,挡了自己房子的光线为由,把倒在自家院里的墙土拉去垫了猪圈。两家人因此吵了一场,从此不再来往。

几年后,胡子翻盖前面的房屋,不知咋的,两家又因界墙吵了起来。那天胡弦从学校回来,听他妈说胡子把他爸给打了。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很清楚。好像是吵起来后,胡子骂胡弦他爸。胡弦家在村子里辈分高,按理说,胡子把胡弦他爸叫叔。这一骂,胡弦他爸火了,扑了上去。可他哪里是虎背熊腰的胡子的对手,结果就被打了。胡弦当时要找胡子拼命,被他妈拦住。在当时,十五六岁的胡弦挨不了胡子一拳头。

后来,村里又一次规划庄基,胡弦家便搬了出去。

你说,想起这些,胡弦的心情能平静吗?是你,你的心情能平静吗?你笑,笑啥哩?你就光知道笑!

如果不是以前那些旧事,胡弦在得知胡海在明州读书后,作为老邻居,他一定会去看看。胡弦肯定这样想过:忘记过去吧,抽时间看看胡海。但他一直犹豫不决,结果一晃几年就过去了。这不,直到他要第一次给胡海打电话了,还没有去看望过胡海一次。

胡弦在电话机旁徘徊。你看,他坐下来了。他拿起来电话,拨起了号码。我知道胡弦会打电话的,毕竟胡子把儿子的电话告诉了他。他一定明白,这里面也有重修旧好的意思。

你笑,你笑啥?你笑我是“事后诸葛亮”?他胡弦好歹也算是知识分子,也算是人民教师,能没有这么一点气度?再说了,又不是一定让他去看望胡海。打个电话问候一声,又有啥了不起的?

 

你看,胡弦又在摆弄他的手机了。看样子是在翻号码。看,他盯着手机发呆了。你笑,你笑啥?他肯定翻到胡海的电话号码了。你看,他这一会儿连车窗外的风景都不看了。尽管外面的风景漂亮极了,大家都把头扭向窗外。

 

也就是刚放寒假的那天,胡弦给胡海通了电话。这次他通话的时候没有犹豫。我想,毕竟他和胡海已经通过两次电话。当然,在这之前,胡弦必定把这事翻来覆去想了好几遍。

这到底是谁的主意呢?是胡海提出请自己去明州一聚,还是胡子夫妇叫胡海打来电话叫自己去?自己去又能谈些什么呢?自己不去也有些不妥。毕竟,胡海把电话打了过来。毕竟,胡子夫妇四千里路跑到了明州。毕竟,他们算是自己的老邻居。要是真的不去,显得自己还念念不忘旧事,小肚鸡肠。自己起码得和胡海通个电话。

看着胡弦那几天心神不定的样子,我知道他一直在考虑这件事。凭我对胡弦多年来的观察,我也知道胡弦最终是要去的。他选择的天平已经微微倾向去见胡子。只是,他表面上还不愿意明确地承认。

或者说,他不想接到胡海的电话马上去明州,好像显得随叫随到似的。当然,他当时很忙也是事实。他需要的是,细细考虑一番,再作打算。

或者说,他这个时候,还需要一个“催化剂”,使他很快地作出去明州的决定。而他给胡海打的这个电话,正好发挥了“催化剂”的作用。

“喂,是胡海吗?”胡弦笑着。

“哦,是我……你是……”

“我是胡弦。你妈你爸最近还好吧?在明州住得习惯吧!”

“哦,是你。还好,还好。就是和当地人语言不通,我们一上班,他们在家里呆得难受。饮食上还可以,虽说他们在老家一直吃面粉,到了这边米饭还吃得惯。”

“你结婚了?……”胡弦又问。

我忍不住笑了。胡弦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暑假回家,胡子不是告诉过他,胡海是正月在老家结的婚。他现在却问人家结婚没有。当然,这也许只是胡弦随口一说,表示自己在陈述一件事情,并不是真的在询问对方。

“我是刚刚结的婚。”

“刚刚结的婚?什么时候?”胡弦惊奇了。我也呆了。

“上一个星期天。”

“就是你给我打电话之后的那个星期天?”

“嗯,就是的。我爸给了我你的电话号码。我原想叫你过来,咱一块聚一聚……”

“我暑假回去听你爸说,你不是春节在老家结婚的么?怎么……”

“在老家按老家的习俗招待了朋友亲戚。在这边是上个星期天结的婚。”

“哎,你当时怎么不说。我以为你叫我过去,咱们老家人一块见个面,聊聊天。早知道你上个星期天结婚,我就是向学校请假,也要去明州一趟……”

“我听你当时很忙的样子,便……”

“哎,这真是的……”

你笑啥?笑我发呆的样子。说真的,胡弦没想到这一点,我也没有想到。啥?当时胡海告诉胡弦了,胡弦会不会真的请假去明州?这,这个……我也说不上来。大概会去吧?笑,你笑啥?你说要真是这种情况,胡弦会不会去?你说呀。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