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与胡子见面(下)  

2010-12-02 21:41:31|  分类: 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州客运站终于到了。胡弦下了车。你看,他在出口处停了一下,又往马路北边走了过去。他去干啥?你说他去干啥?你没有看见那边有个商场?他去商场能干啥?去见胡子总不能空着手去呀。

别急,等他出来再说。咦,他怎么空着手出来了?快,快,先别管。你看,他站在那边路牌底下了。他要上公交车了。

胡弦坐在那里,眼睛看着窗外。他一只手在大腿上不时轻轻地拍几下。我看着他那个样子,又忍不住低声笑了。回头看看你,你不是也在笑着。胡弦在想什么呢?你看着我点点头,我也点点头。胡弦肯定在想着怎么去见胡子这一对老夫妇,怎么去见胡海这一对新夫妇,该给他们买一点什么见面礼。

 

这个问题昨天晚上纠缠了胡弦好久。看着他辗转反侧的样子,我就想笑。后来他虽然拉灭了电灯,但我知道他一定没有睡着。

见胡子该买些什么东西呢?如果不知道是胡海结婚的话,这倒好办一些。随便买点东西表示一下即可。可人家是因胡海结婚叫自己,或者说是请自己。

按照老家那一套,送个被面什么的,早已不时兴了。现在的年轻人,都是一套一套的往家里搬,谁还要那被面,难道还要自己动手缝制被子?送个毛毯什么的,也好像不太合适。这些床上的东西,一般都是至亲或者关系非同一般的朋友送的。自己既非胡海的至亲,关系嘛,不过曾经是邻居,而且是发生过冲突,已经十多年没有来往过的邻居。

按照当地人的习俗,裹个红包。多少合适呢?少了显得自己小气,会让人家看不起;多了显得自己太看重这个,似乎企图以此拉扯关系,以后有求人家什么的。另外,乡下人送礼讲究的是礼尚往来,自己昔日结婚,与胡子一家没有什么往来,现在自己送红包,是否会让人家尴尬。到时候你推我让,弄得不好意思。

胡弦又翻了一下身。听着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暗暗笑了。

当然,还得考虑这次前往的目的是什么。是看望胡海夫妇,还是胡子夫妇。事由当然是因胡海结婚,但既然胡子让儿子叫自己,主要还是胡子夫妇想见自己,也许想通过这次相聚,消除昔日的怨恨。关于这一点胡子夫妇也许商量过,思考过,犹豫过。不管怎么说,他们还是让儿子叫了自己,还得考虑到他们的面子。

这样想来,胡海倒可以撇到一边不去考虑。一方面,十多年了,没有接触过,也没有什么感情;另一方面,毕竟已经结婚了,新婚的味道也淡了,多加考虑也没有什么必要。主要还是应考虑胡子夫妇的感受,毕竟他们回了老家,与自己的父母在同一个村里,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

可是,给胡子夫妇带点什么见面礼呢?虽说是有过纷争的邻居,但毕竟离开了老家,这么远的跑到了明州。

 

“乐居苑”到了。胡弦下了公交车,我也下了车。混在下车的人们中间,我走到了路牌的南面。抬头看时,只见你也混在下车的人们中间,走到了路牌的北面。胡弦呢?你看,他站在路牌底下,向四周看了看,向“乐居苑”的大门走去。

别急,你先不要嚷。他不会空手进去的。你看,他不是停下来了嘛。他在想什么呢?哎,你这个家伙,这还要问。

胡弦向左边的水果超市走了过去。你别动,我们看他会买些什么。我可知道,你能猜出来吗?猜不出?那你就好好等着瞧吧。

过了一会儿,胡弦走了出来。一手提着一只包装精美的盒子。当然是酒了。不是快要过春节了嘛。当然是两瓶装,这还要问吗?送礼送双嘛。你看他那只手,好像是一箱水果。少?差不多了。酒老人喝,水果年轻夫妇吃,不是挺好的。

三样?当然不会送三样了。只有看望医院的病人时,才送三样东西的。“三”就是“散”嘛,让病人的病散去,早日康复。胡子夫妇又没有生病,再说了,胡海也算是新婚夫妇,送三样东西是想让他们“散伙”吗?这也太不吉利了。

胡弦提着东西,站在“乐居苑”的大门前,掏出了手机。看样子他是在和胡海通话。几分钟后,他进了大门。

我站在路牌下,陷入了猜测。胡弦和胡子夫妇见面会是一幅怎样的场景呢?抬头时,我看见你也在呆呆地站着,好像在沉思。我们就这样站着吧。

 

三个小时过去了,已是下午两点。

那不是胡弦吗?只见他们四个人远远地从“乐居苑”走了出来。中间那个人走路的样子分明就是胡弦。那两个老人应该是胡子夫妇了。那个年轻人嘛,应该是胡海吧。你没见过?你当然没有见过,我也没有见过呢。

我坐上了公交车。你就坐在我后面不远处,透过玻璃窗往外面看着。我知道你什么都没有看到。你的眼睛能穿过那个厚厚的宣传窗吗?我,我当然看到了。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胡弦转身走过来时,与三只手握了握。是谁的手?我没有看见。反正是三只手。一只白净,另外两只粗大,布满皱纹。

胡弦上了车,站在门口,还在朝下面喊着:“你们有时间的话,过来玩!”我忍不住笑了。他又在虚情假意了。他知道胡子夫妇也许不会过来玩的。当然,我是捂着嘴巴笑的。这一点,你看得清清楚楚。你不是也在捂着嘴巴笑吗?你看他虽是笑着说的,脸皮抽得多别扭。那笑明明是装出来的嘛。

 

胡弦就坐在我的前面,他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有些不自然地笑了。我也忍不住笑了,随口说:“啊,老邻居离别握手,不知是什么滋味?”他突然扭过头来,看着我,张大嘴巴,“啊”了一声。我连忙捂住自己的嘴。扭头看你时,你的嘴能塞进一个馒头,面孔已完全变了形。

                                                    (完)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