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王胡理发(上)  

2010-04-23 22:36:09|  分类: 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吃过晚饭,街上已没有几个人,包括那些不务正业,整日四处游荡的痞子。街灯冷清的光,像一层掺了水的奶油,涂在王胡身上。王胡呢,拖着他那奇形怪状的影子,东瞧瞧西望望,脚心发痒似的踅来踅去。他终于停下脚步,盯着那闪烁不定的小红绿灯绕成的“如意发廊”四个字,深深吸了一口气。

昨天傍晚下班后,王胡匆匆扒了两口饭,借了辆自行车准备外出。这车除了铃不响,其它部位一动就响,甚至不动也响。王胡就是骑着它,迎着寒风上了街。

王胡的头发已经很长,虽然常洗还是脏得不行。这也不是说王胡不注意个人卫生,实在是他的工作环境所致。每天早上,王胡起床先刷牙再洗脸,随后就站到墙上那面少了一个角的镜子前,挥舞那把缺了两颗齿的粉红色塑料梳子。看着那蓬乱的头发,王胡自己也忍不住咧开了大嘴。他想到了两个字:鸡窝。

昨天早上,他又去梳头,一下一下地梳,梳不展,就用湿毛巾擦一下,再梳。见那头黑发像牛犊舔过,乖乖地贴在头皮上,额头上的还要挣扎着遮住眼睛,王胡又忍不住笑了。他想起了那次上政治课。

那时王胡还是个蛮不错的中学生。每到夏天,他和几个同学都有个臭毛病,饭后不午睡,跑到村外的河里游泳。几个人脱得一丝不挂,像一条条见了水的泥鳅,争着往河里跳,比谁落水声音响,看谁泅水时间长。直到有谁喊快上课了,这才慌忙上岸。但他们临走时都忘不了站在浅水里,捏住鼻子闭着眼,把头背过浸在水里,等水浸到眼窝再猛抬起来。这时头发都向后顺去,贴在头上。这就是他们在电影上看到的毛主席的大背头。他们几个头发都留得很长,也只有长头发才有这个效果。留好背头,几个人相互看看,哈哈一番,忙蹬上裤子边系裤带边往学校跑,头上的水珠还在一抖一抖往下滚。

那天,王胡和往常一样,政治课刚上,上下眼皮就纠缠起来。迷迷糊糊中,王胡听到,第三排中间那位女生起来回答这个问题。他忙睁开眼,想看看老师在叫谁。这时,全班同学哄堂大笑。王胡一下子清醒了,像喝醉了酒正摇晃着在街上走,突然一盆洗脚水泼了一头一脸。他四周望望,却见没人站起。大家又笑了,阴阳怪气的声音中夹杂着几声根本就不像样的口哨。王胡掐了一下手心,自己不正坐在第三排中间吗?他意识到是头发让老师弄错了自己的性别,慢腾腾地站了起来。他看见政治老师的粉脸红了。全班同学又是一阵笑,有的像喝得不多却装醉的酒鬼,夸张地前俯后仰。

一阵夜风吹来,王胡打了个不大不小的颤。他走到发廊门前,隔着玻璃往里瞧。他的头不敢伸得过高,怕里面的人看见,但也不得不稍微伸高点,虽然他个头是一米七五。原因是玻璃门从下到上有约两米是用彩纸贴着的,不透明。

王胡看见里面左右墙上各镶有一块大镜子,镜面上方,也就是墙壁和平顶相交处,装有一盏日光灯。左边的桌上放有一些刀剪梳子,一位年近三十的女人在给一个男子理发,不时还和他说些什么。右边的桌上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塑料瓶摆了一大堆,桌旁的椅子上坐着一位二十几岁的胖女子。她边嗑瓜子,边和身边另一个男子说笑着。那男子一身西装,打着领带,手上夹着一支未点燃的香烟。看得出,他不是这发廊的老板,也不是来理发的,倒像一个常来这里没屁事干,专爱找女人耍贫嘴的闲人。王胡看到这架势,觉得这里算是上档次的理发店,不说瘦老头那里比不上,就是“大众理发”也差一大截。

那次找到大众理发店时,王胡起先也不敢进去,最后他琢磨一会儿 “大众”二字,觉得这里应该是一般人都去得起的地方。虽说这年头,全心全意为大众服务的人少了,但像他这种靠力气吃饭的人,也总该有个理发的地方吧!他问了一下,光是一理吹干就六块。他想,虽比瘦老头多收一块,地方却离自己打工的厂近,省得跑来跑去,赶不上加夜班。

王胡进去时,大众理发店的年轻女人在给一个小孩理发,男人还在吃饭,他招呼王胡先坐一会儿,说他吃完饭就给王胡理。

女人剪过小孩的头顶,用推子细细地理着两鬓,不时望一眼墙上的大镜子,用剃刀轻轻地刮刮孩子的后颈,稳住头又看镜子,拿起推子理了一下孩子的左鬓,又剪去额上的几根长发,然后用纤长的手指拨弄着孩子的头发,挪动着呜呜作响的吹风机。看到她刷着孩子颈上的发屑,取下了孩子胸前的围布,王胡才暗暗舒了口气。

孩子掏出十块钱,女人找回了四块。看到孩子往外走,王胡急忙起身准备就座。这时男人正好吃完饭走了过来。他端详了一下孩子的头,拉着他重新坐下,从抽屉里取出一块钱交给孩子,又给孩子拉上围布,并没有忘记朝王胡笑了笑,王胡先是一愣,也笑了笑又坐下了。男人拿起梳子撩起孩子头顶的黑发,推子贴着梳子面“吱吱”作响。他又理了理孩子的双鬓,不时还稳住这小小的脑袋对着镜子看。

说实在的,王胡当时很感动,他也弄不清,平日被工作缠得麻木的自己怎么一下子来了感情。先前他一直认为,理发就那么回事,只要把头发剪短就行,没想到对一个孩子,这位青年师傅竟如此认真,简直是在做一件工艺品。自己今天晚上,就是加夜班迟到了,也要等下去。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