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在温馨与惨烈中推进  

2011-03-26 17:22:36|  分类: 评论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余华的小说《兄弟》(上)

在我近几年极为有限的长篇小说阅读范围内,能给我带来阅读愉悦,或者说能让我在较短的时间内读完,并感到是一种享受的确实不多。如果一定要让我列出它们的名字,我想应该是莫言的《檀香刑》、宗璞的《东藏记》、阿来的《随风飘散》,还有余华的这部新作——《兄弟》(上)。

相比较而言,《东藏记》和《随风飘散》似乎更耐嚼一些,《檀香刑》和《兄弟》给我更多的是一种阅读语言上的快感和一种心灵的震撼。说白一点,前者让我读过之后,在以后的日子里再读,还能品出更多的滋味来;而后者在我阅读之时,有一种惊叹、兴奋,再读时却感到有的地方寡淡,而有的地方让人不忍心再读,它包含着对人的情感承受能力的一种考验。

我似乎扯得有些远了,还是来说说余华的《兄弟》吧。从整体的阅读感觉上说,我觉得这是一部“温馨+惨烈”的小说。它不像《在细雨中呼喊》那样在叙述方式上的多变,在描述感觉上的细腻,不像《活着》那样只是在不紧不慢地讲述,且透露出一种苍凉和无奈,也不像《许三观卖血记》那样,不时地让人“含着眼泪在笑”,偶尔有一种“张大民”的味道。

《兄弟》上部,在整个结构上似乎是完整的,讲究一种首尾浑圆,前后照应。全书一共26章,前12章是写李光头在厕所偷看女人屁股被捉,从第3章开始追叙李光头的父亲的死(这一过程带出李兰和宋凡平的相识),然后是李兰与儿子李光头相依为命的生活(第4章),李兰与宋凡平不顺利的结合(5——8章),宋凡平的惨死(9——21章),李兰与儿子李光头以及宋钢的生活(22——23章),直到第24章才又回到了12章所写的李光头在厕所偷看女人屁股被捉之后,以及李兰的死亡(24——26章)。

我之所以不厌其烦地冒昧地把这部作品分解开来,主要是在阅读的过程中,我注意到了余华的叙述节奏。而带来阅读快感的,不仅仅要借助于语言的风趣或幽默,更应注意到整个作品在叙述整体上的节奏。只有叙述的节奏与叙述的语言相契合,才能真正使阅读的过程产生一种愉悦。

我们还应注意到,整个故事的发生时间是十五年,即到上部结束的时候,李光头只有十五岁。也就是说整部书的第4章叙述了李光头七年的生活,而第5——21章叙述了李兰与宋凡平一年零两个月的夫妻生活(正好是李光头十五年人生经历中间的一年零两个月),然后第22——23章又是一晃七年,24——26章是李光头人生历程的第十五个年头。

我要说的“温馨+惨烈”在整部书中当然不可能截然分开,它弥漫于整部作品中。只是在李兰与宋凡平不顺利的结合(5——8章)和李兰的死亡(24——26章),这种“温馨”体现得更为突出;在宋凡平的惨死(9——21章)这种“惨烈”体现得更是触目惊心。而第23章宋钢从爷爷处来看望李光头,可以说是后面“温馨”的慢慢生温,第22章长头发孙伟父子的惨死可以说是前面“惨烈”的余波。

这样整部书的宋凡平的惨死(9——21章)即叙述文字最多的部分便成了一种类似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强度叙事”。它强烈地吸引着读者读下去,又因其“惨烈”使人不忍读下去,或者说不敢读下去。在读这一部分的过程中,我分明感受到了余华早期小说的阴冷、暴力、血腥,所幸的是,作者也许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在具体的叙述中又一些舒缓的笔调插入(如李光头和宋钢给宋凡平送虾和黄酒),才使人微微喘一口气。

相对于这一部分的“强度叙事”,李兰与宋凡平不顺利的结合(5——8章)便显得舒缓得多,有的地方由于过于舒缓,便只能用风趣与幽默的语言来推动。叙述上的过度从容,在某种程度上,不一定有好的效果,甚至给人一种把语言“稀释”了的感觉。我甚至觉得,余华有时不由自主地沉浸在对语言的玩味之中,忘了回来,或者不想回来。

说一些也许不恰当的话,我甚至觉得,余华在这里一边像捏彩泥一样随手玩弄着语言,一边满脸得意,似乎在说,看吧,语言在我的手中就是这样的听话,我想要它怎么样,它就会怎么样。兄弟们,你们看见了吗?

再说李光头和宋钢这两兄弟,从第5章相识开始,他们的命运便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随着他们的父母经历着人生的大悲大喜、生死离别。他们的经历被掩盖在父母的生活之下,但他们不时要冒出头来,来经历自己的生活。所以看起来,《兄弟》的上部主要叙述李兰和宋凡平短暂的婚姻生活,而李光头和宋钢这两兄弟始终贯穿始终,他们的关系和经历像一条暗流与父母的生活同时前进,不,不完全是暗流,它不时地冲出地面,它的势头似乎更猛。

对了,它的势头理所当然地更猛。他们十五六年的人生经历必然会在他们日后的生活中突现自己的深远影响。如果说在《兄弟》上部中,兄弟的命运更多的是受他们父母命运的影响,处于父母的身影之后,那么我想,在《兄弟》的下部中,我们就应该看到兄弟怎样自己在人生的舞台上前行。

说到这里,我突然发现我前面所说的——《兄弟》上部“讲究一种首尾浑圆,前后照应”,似乎并不正确。因为在作品的结尾,口子已经打开了,河流已经有了一个不小的缺口,宋钢已经在继母李兰的坟头发了誓言:只剩下一碗饭,一定让李光头吃;只剩下一件衣,一定让李光头穿。

两个孤儿走上了人生的大幕,当然,我们还要看到李光头怎样成为刘镇的超级巨富,他那相依为命的兄弟——宋钢,又是怎样地离开这个世界。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收入《慈溪作家文丛·评论卷》(2010年3月杭州出版社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