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回乡散记(之四)  

2011-08-25 00:52:03|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在县城的大街上,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这就回来了?是回来了!前天中午还在江南小镇整理着行李,昨天下午就到了西安,今天中午竟然到县城了。

突然想起小时侯,听乡里老人说过的一句话:人是个走虫!

看来这人还真是个走虫!一刻都不得消停,即使身子没有在空间上移动,心思意念却时刻都在变换着,也是在走呀!

出门在外,时常觉得回家是那么难!忙这忙那,脱不开身!其实,这个世界离了任何一个人,还不是照样在转。人,也许有时把自己太当回事了!许多的忙,其实都是自找的,因为从本质上来说,人是最怕闲下来!

当你真正下了决心,说要回,还不是回来了,也就那么二十几个小时。

心情有些激动,真想把街道两边的店铺一个一个细细地看过来。想到家,又不由得加快了脚步。YM邀我去他家吃午饭,我说不了,回家吧。

他把我送上4路车,才离去。听着车内熟悉亲切的乡音,看着那些乡下人熟悉亲切的面容,我不言语,只是看着、听着,忍不住想在旁边那个小孩的脸蛋上捏一把,又怕他年轻的母亲认为我有病,当我是个人贩子。

公交车出了县城,泥土的气息扑面而来。窗外玉米碧绿一片,有的已经在挂线,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甜腻的味道,还夹杂着大蒜特有的气味。突然地,就想到了郭小川笔下的“青纱帐”!

马路,最突出的就是坑多、土多。车颠簸着,有时简直有坐“过山车”的感觉,窗外不时扬起一阵阵灰土,蒙在了窗玻璃上。

车上有人抱怨着:“好好的水泥路砸成了这样!”有人答话:“都是修西宝高铁的那些工程车,拉沙子石头砸的。”又有人说:“听说这一段工程结束了,县上还要把这些公路重新修过!”有人接上了:“谁知道猴年马月才修呢。”

我就这么听着,看着他们生动的郑重的表情,微笑着不出一言!

终于到了坡底的十字,下了车。这昔日安静的路口,如今开了许多店铺,小饭馆、理发店、批发商店、水果店、五金店……

小妹推着自行车来接我,我把行李箱架在车子的后座上,扶着,我们上坡回家。街道两边的树上挂满了翠生生的柿子,楼房多了起来。

对面走来的行人,我不敢多望。年轻人,不认识;年长些的,忘了辈分,不知道怎么称呼。个别熟悉的,忙招呼一声,递上香烟。

坡口的皂荚树,已经老态龙钟了。记得我小时侯,看见它就是老态龙钟呀!它似乎没有多少变化,而村子里的人们都在长大,在老去!树下坐满了老人,打牌的、聊天的,我一眼望去,似乎认不出几个来。看来,人上了年纪,是会加速变老的,一下子就老了,老得你一下子认不出来!

家门口,是大姐。她看见了我,对屋里喊着句什么。二姨出来了,嫁到安徽的表妹也出来了,老父蹒跚着出来了……“回来了!”“回来了!”……

进屋,母亲从厨房出来了,看着我:“快吃饭吧!一直等你呢……”我应答着,看着满桌子的菜,再看看墙上的钟,时针正好指向2点!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