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回乡散记(十一)  

2011-09-24 23:01:51|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带着外甥女倩刚到村口时,表妹HQ已在那里迎接我们。近二十年没见,HQ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微微有些胖了,一脸的笑意,那么淳朴、真诚。我一下子想起了二姑。她们母女,让人看上去总有种安稳、沉静的感觉。

HQ怀里抱着两三岁的女孩。她的儿子呢,跟在身后,瘦瘦的,已经长成了一个小帅哥。这两个孩子,我都是第一次见,心中不由得感慨!

HQ表妹,从小就很少来往,虽然二姑家离我们并不远。隐约听长辈说起,好多年前,因为二姑和婆家的一些矛盾,父亲曾和姑丈有些过节。从此,我们两家人一直很少来往。逢年过节,不得不走动时,大多委派我和姐姐。

在我的印象中,姑丈家生活条件好,人口众多。也许,因为姑丈不大搭理我们这些小孩子,去他家,我总是很拘束,和几个表兄弟姐妹也生疏。

HQ表妹曾和我在同一高中读书,不过,她比我低两级。记得在学校里,我们极少碰面,相互间,似乎没说过几句话。远远看见她,我虽然心里觉得亲近,明白这是我的表妹——我二姑的小女儿,大多还是早早回避了。也许,大人们之间的恩怨,给我们这些孩子的交往,也无形中蒙上了一层阴影。

记忆深刻的是,一次学校组织文艺汇演,有个班级表演大合唱。等大家上台集中后,最后走上来的指挥,竟是我的表妹——HQ。我心里暗暗吃惊,怎么会是她!真是没有想到,我的这个小表妹,竟然有如此胆魄!

只见她向台下一鞠躬,转身扬起了细长的胳膊。那双雪白的手套,是那样耀眼。那架势、那风度,把台下的老师和同学都镇住了。有人禁不住悄悄赞叹,这个女指挥,厉害!我身边的同学中,没有一个知道,这是我的表妹!

HQ最后高中读完了没有?有没有参加高考?离开学校的日子是怎么度过的?我都不得而知。没有人告诉我,我也没有去刻意打听过。

在咸阳读书那一年腊月,突然得知HQ要结婚的消息,我当时颇为惊讶。日子怎么这么快,我的表妹都要结婚了。当时,我代表家里,去参加HQ的婚礼。先到二姑家,然后再坐车去她婆家——县城的屈家,去吃筵席。

婚礼过程中,似乎没有见到表妹的身影。只记得当时发生了意外——一个来吃喜酒的亲戚小孩,从高凳上摔了下来,好几个牙齿摔坏了。一时闹烘烘的,场面颇为紧张。大表哥当即离席,说是要送孩子去西安某医院。

再后来,我忙着上学、工作,为生计奔波,很少听到HQ的情况。偶尔和二姑的通话中,问起HQ。二姑说她日子过得挺好,先是生了一个儿子,几年后,又添了一个女儿。女婿呢,一直做着些小生意,家庭和睦平安。

和表妹虽然好多年没见,坐在一起,却感到非常亲切。我们谈她的家庭生活,谈我在外面的工作。听到她谈以前暑假在兴平的教堂,为学习班的孩子们做义工,听她谈起信仰对她人生和生活态度的改变,我内心感慨不已。

午饭,HQ表妹特意为我做了水水面。桌子上还有豇豆、油辣子、大蒜。我吃着,突然想起母亲说过,我上大学最困难时,二姑曾把HQ婆家给的棉花钱(男方给女方做嫁被买棉花的费用)偷偷添补给我,鼻子一阵阵发酸……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