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回乡散记(十三)  

2011-09-28 21:35:05|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握着手机,边说话边向马路对面望去。哦,WW也正握着手机,向我招手呢。走进酒店大厅,我们坐下来,喝茶、抽烟,随即聊了起来。

高二的时候,首钢招工,WW当时和几个同学去了。从此,我们没有再见面。后来,偶尔听到别人谈起他,具体的情况一直不甚清楚。

说起WW,他是初中同学。记得初二时,我们曾经同桌。那个时侯,他的父亲就是我们的班主任。WW在班级里很低调,学习认真,言谈严谨。想来,这与他父亲的严格要求有关。那时,大家都有些怕他父亲呀。

WW还是瘦瘦的,高高的。戴着一副眼镜,浑身散发着一股文气。黑,也是我记忆中的模样。只是经过这些年的历练,看上去更沉稳了。

正说着话,ZF的电话来了。WW告诉他酒店的地址,我们出去迎接他。ZF在铜川上班,住在西安,WW告知他几个同学聚聚,邀他赶过来。

我很惊讶,想象不出ZF怎样从西安开车过来。那曲里拐弯的路,那来往如织的车,怎么走呀。WW笑了,ZF这家伙,路熟得很,他一天到晚,在外到处跑。再说了,他住在城西,只要不堵,过来也就几十分钟的事儿。

不远处,一个戴眼镜的男人从车上钻了出来。我一看,是他——ZF。稍稍胖了,脸上有了赘肉,隐隐有了重下巴。估计割下来能炒一铁勺。

高中的时候,ZF就是活跃分子。人,那是相当的聪明,也爱跑、爱玩,常和几个帅哥,在班级里进进出出,套一句流行语——拉风呀!

三个人正说笑着,马路边的出租车上,走下了两个人。定睛一看,是HX,身边就是她的宝贝儿子了。小帅哥见人一笑,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几个同学中,HX算是我认识最早的了。小时侯,我们两个村的孩子在一起上学(学校建在我们村)。他们男女生一帮人,比我们辛苦,跑来跑去的,好在也不是很远。我曾邀同学到我家玩,也曾跑到她村里找那些男生疯跑。

那个时候,男女生不大说话。从小学到高中,我和HX基本没有说过话。

前不久,在同学群里偶尔和HX联系上,知道她在咸阳上班。交谈中,还让我惊喜了一把。她竟然和XF是两口子。XF呢,是我初二时的同学,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们走得挺近。我不由得想,这两个人,是不是初中时就眉来眼去了。呵呵……下一次,抓住XF,我可要好好审问一番,这家伙!

记得小学时,HX个头就比其他女生高。只是那时候,她苗条些,现在稍微发福了。我们的认识有三十多年了呀。眼前的她,贤妻良母呀。

HG来了,大家起立欢迎。她是ZF和我的本家,住得可能稍远,说是打车不很方便。按理说,她最后到,应该罚几杯。可是,几个人都不喝酒,也就免了。何况,一个清清秀秀的人,谁忍心罚她呢。于是,罚她多吃几口菜。

那一晚,一瓶“六年西凤”,就我和WW两个人喝。虽然用的是WW推荐的小杯子,结果,一下一下的,不知不觉的,我还是喝了一大半。

舌头不怎么听话了,我记得,自己还是说了不少有些含混的话。众人离席时,我脚下有点软绵绵的,心里有点暖烘烘的……迎面来的夜风凉凉的……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