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回乡散记(卅五)  

2012-01-31 12:18:56|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次车出发前两小时内,才能进入候车室。蹲在车站广场南边的一排店铺前,我抽着香烟,看着眼前熙熙攘攘的人流,尽情地胡思乱想着。

对西安这座古城,我有着非常复杂的感情。

出门在外,我很为西安自豪。它是我老家的省会,是公认的十三朝古都,有世界上至今保存最完整的城墙、钟鼓楼、大小雁塔、华清池、兵马俑、半坡遗址、曲江……我会说上一大串,甚至眉飞色舞,唾沫星乱飞。

(原创)回乡散记(卅五) - 张寒 - 张 寒的博客

等待进入候车大厅 

可是,我又发现,自己说的这些,都是一些隐隐地散发着一些酸腐气古董。我就如同一个曾经富贵奢华、如今已家境败落的人,着一袭破旧的长衫,还在给人喋喋不休:想当年,我祖上怎么怎么的,我爷爷辈……

也许,离开了老家十多年,我已经对西安相当陌生了(尤其对它近年来的发展,虽然我时而关注)。这就如同许多在外游荡的人,等到出了家门,才发现自己不仅对眼前的异乡一片茫然,对自以为熟悉的老家,其实也知之甚少。

在我心目中,西安,就是一头老象。皮厚、色重、纹深。虽然体形庞大,气宇轩昂气,却步履蹒跚,走一步都要喘三喘。它的行进是沉稳的,但要不小心真被绊倒了,却也很难再爬起来。

西安,还是一棵老树吧。纹深、色重、皮厚。身上不时蜕皮,甚至还长出了不少丑陋的节,还有散落出粗糙粉末的窟窿,里面有一些叫不上名来的寄生虫在蠕动。尽管,它不时挣扎着生出一些新叶,却难以掩饰它的老态。

这是一个缓慢运行的生态环境,三教九流,鱼龙混杂。如同眼前这广场上,那滚滚人流中,不知有多少学者、骗子、教授、小偷、开拓者、阴谋家……

它的白天和夜晚,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模样吧。即使在白天,它也有两个完全不同却相互联系的面目,一个显在的,一个隐形的。就如同任何一个都市,在地面上显露的只是它的一面,它还有地下的那一面呢。

(原创)回乡散记(卅五) - 张寒 - 张 寒的博客

售票厅前

对西安灰色的印象,是否缘于最初与它接触时留下的创伤?

那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第一次独自来到省城。他不是来游逛,而是来看望住院做手术的妹妹。他背着半袋子父亲刚磨出来的、准备送给西安大舅家的面粉。母亲说,妹妹在省城住院,给他们添了不少麻烦。他最揪心的,是袋子里面粉中塞着的那个塑料小包,那里面裹着一沓纸币,可是妹妹的救命钱。

小包倒是没有丢,只是当他走在省城大街上,手里捏着纸条,向那个路边呆坐的老人低头问路时,竟意外遭到了几声训斥。虽然,他没听清对方在吼什么,但隐约明白,他是嫌自己靠得太近。难道,乡下人的嘴巴就这么臭吗?

突然间,他的眼眶涌满了泪水。一种屈辱,一种气愤,瞬间充溢了胸腔。面对那个半死不活的老东西,他突然想狠狠地踹上几脚(当然,好多年后,他已经原谅了那个老人。也许,他正在遭受儿女的遗弃,或者正在思考如何面对越来越逼近的死神)!他突然意识到,省城人并不都那么友好,老人也并非都慈祥和蔼。他突然体验到了乡巴佬是怎样被城里人看不起的!

(原创)回乡散记(卅五) - 张寒 - 张 寒的博客

这人流,也太二了!

对西安这种灰色的印象,是否还缘于那次在小饭铺的经历?

那是他外出工作半年,回家探亲后即将离去时。就在眼前这个广场的西南角,他吃了一碗稀饭。当时听店家说菜一块钱,他便要了一份。结帐时,对方却说一样一块(巴掌大的小盘子,有五个格子,各放了一口不同的小菜),他傻眼了。

他知道自己上当了。虽然这只是四块钱的事,但他觉得憋屈。就这么被骗了?是在自己的省城,是在满口说秦腔的地方。他妈的个×!他昔日曾听人说过,火车站的骗子特多,却没有想到,这次竟然真让自己撞上了。

这是自己的地盘,可眼下却是这些皮笑肉不笑的地痞们的地盘。对方几个人拥上来,说:明明说一个菜一块钱,是你自己没听清呀。他顿时有口难辩。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自认倒霉吧。再说了,还要赶火车呢。

自那以后,他出门在外,来到一些异乡的城市,反而觉得畅快。一旦回到西安,来到自己的省城,看到那人头攒动的场面,却有些头晕,有些怵。

可他还是爱着西安,深深地爱着这个二球地方。

在省政府的家属院前,他曾经卖过蒜,看着同伴和那个漂亮的少妇拌嘴,在一旁偷着笑。在某个肮脏的市场,他曾钻在帐篷中,听着外面的瓢泼大雨,和同学瑟缩着啃着西瓜。在那条大街上的书店里,他曾第一次买到了心仪已久的《兰亭叙》。在郊区某个小厂里,他曾和几个同学一块,吃那半生不熟的面疙瘩。在那家有名清真馆,他曾第一次被一个老同学带着吃羊肉泡馍,虽然口水直流,却只吃了半碗,走的时候还有些舍不得。在建国路省作协那个大院里,不知天高地厚、热血沸腾的他,曾带着自己的小说,和那个语调低缓的冯姓编辑促膝长谈。大学毕业前夕,他的一篇小散文终于在《延河》上发表,尽管收到从学校展转寄来的20块钱稿费时,他已经在南方工作,样刊已不知去向……

在外的日子里,每当过年时,他就想着西安,想着那些在西安的亲友。在外的日子里,每次看到报刊杂志上“西安”两个字,他就眼睛一亮。每次回老家,当火车一过三门峡,他就有些坐不住了。每次拖着大大小小的行李,从西安车站出来,踩在翻滚着秦腔的土地上,嗅着那熟悉又陌生的气息,他都要长长出一口气,心中暗暗骂道:他妈的个×!这是咱自己的地盘!

(原创)回乡散记(卅五) - 张寒 - 张 寒的博客

站着的那个不是你吗?

看着眼前偌大的广场上横溢的人流,盯着车站顶上那显得有些二的两个大字——西安,我寻思着,这是我的地盘么?如今,我还有自己的地盘么?

离发车不到两个小时了,终于可以进入候车室了。我直起身子,捶了捶并不怎么老的腰,抽出拉杆,拖着箱子向前走去。

一个男子在我旁边走着,他看起来模样有些怪怪的。我心中有些疑惑,还是继续往前走。突然,我感觉箱子被什么磕了一下。猛回头,只见那个男子看着自己的脚,一边瞪着我:“你怎么拉箱子的?你把我的脚碰伤了,你说怎么办?”

是他故意把脚伸到我的箱子边上,还是我真的不小心碰到了他?

“你……我……”我站在燥热的广场上,一下子傻眼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