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那些吃过的另类蔬菜(之芹菜叶叶)  

2012-11-15 22:30:18|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起这个“芹”字,总感到亲切。我一个堂姐叫“会芹”,一个表姐叫“芹芹”。昔日读书时,那些女同学中,也有好几个名字带“芹”的。

那天讲《香菱学诗》,介绍作者时,我突然念头一闪,对学生说,如果怕把字写错,你就记住,一个姓曹的人家,院子里的雪地上长出了一片芹菜。学生们听了哈哈大笑,我也笑了。想想看,一片雪地上长出了芹菜,洁白的雪、碧绿的菜,白绿相衬,还散发着浓浓的香气,连曹雪芹都要陶醉吧。

对芹菜,我知之甚少;对芹菜叶叶,我却情有独钟。提起芹菜,就想到芹菜叶叶;想到芹菜叶叶,就想到芹菜糊糊,想到已去世多年的祖母。

(原创)那些吃过的另类蔬菜(之芹菜叶叶) - 张寒 - 张 寒的博客 

祖母在世时,我最爱吃她老人家做的芹菜糊糊。做法很简单,买一小把芹菜,淘洗干净,摘下叶子。把锅里的水烧开,倒进面粉去,搅一会儿。然后,把芹菜叶子倒进去,煮一会儿搅一会儿,搅一会儿煮一会儿,就熟了。

一揭开锅,那芹菜的清香散溢开来。舀到碗里,白色的糊糊,碧绿的芹菜叶子,小家碧玉呀!喝到嘴里,光滑爽口,吃得人神清气爽!

祖母还有一招,就是用芹菜叶叶做菜。她把芹菜淘洗干净,摘下叶子来,在开水里一漂,捞出来,撒上一点盐醋,调和一下,吃起来也别有滋味。

上大学那几年,一月回一趟家。一进家门,祖母就迎上来,抓住我的手,孙儿,想吃啥哩。我说,咱就喝芹菜糊糊吧!祖母笑了,那你去给咱买一把芹菜回来。好咧!我转身就往村子里大坡口老皂荚树下的菜摊跑去。

外出工作后,一两年回一趟家。祖母摸着我的脸,孙儿呀,人家工作了都发福了,你咋还这么瘦?是不是在外面吃不饱,受饿哩?我笑了,咋可能吃不饱,我在外吃得可好哩。那你咋还这么瘦?祖母追问着。我也不知道呀,天生就这样吧,把一头肥猪吆进我的肚子里,也胖不了。想吃啥?祖母拉着我的手。想喝芹菜糊糊。我笑了,祖母也笑了。她脸上的皱纹越来越密了。

(原创)那些吃过的另类蔬菜(之芹菜叶叶) - 张寒 - 张 寒的博客

那年十月的一个晚上,一位堂妹突然打来电话,说,咱婆昨晚去世了……我一下懵了,傻傻地说不出话来。祖母不是好好的吗?她老人家身体不是一直挺硬朗?怎么……我不是准备好了,春节要回家看望她吗?怎么……

我在心里责骂着自己。你算个什么?你以为这事离不开自己,那事要自己去做,自己很忙……其实,这个地球离了你还不是照样转,你算老几?你算个鸟毛!你真正下了决心,坐上火车,不也三十个小时就到家了吗?

人难道真的就这么贱?读了那么多文字,看到了那么多痛心和遗憾,明明知道“拥有却不知道珍惜,失去了才懂得珍贵”,在生活中却让这一幕幕反复上演。看着躺在棺材里的祖母的遗容,我直想抽自己耳光,狠抽!

从此,芹菜叶叶、芹菜糊糊淡出了我的生活。我对自己说,至少一年回家一趟,家里还有父亲母亲呀!母亲有时问我,想吃芹菜糊糊不?我说,算了吧。母亲不再言语,她懂得我的心。不想吃,还是不敢吃?我说不请。

菜场里卖的那些芹菜,也有带叶子的,但不知买去的人吃不吃叶子,又是怎样的吃法。更多的呢,却是一把把摘光了叶子的芹菜。还有那肥胖的西芹,光秃秃的,梢头也剪得齐刷刷的,像被扒了衣服。芹菜,咋能没叶子呢,咋能那么赤裸裸呢?它的香气该在叶子里,淡绿的茎配上深绿的叶,多含蓄呀。

(原创)那些吃过的另类蔬菜(之芹菜叶叶) - 张寒 - 张 寒的博客

一时心血来潮,去年在屋后的荒草中开了一块地,有时下班后在里面折腾一阵,种了些辣椒、萝卜、蒜苗、南瓜、青菜……我已经不知道怎么侍弄这些故友了。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远离了土地,虽然我曾在黄土地上滚爬了二十多年,并曾经隐隐地以此为豪。如今的我,只是想在偶尔的挥锄流汗中,寻求一种内心的平静。我难以长期忍受钢筋水泥的包裹和重压,难以忍受自己精神情感的萎缩和堕落。我需要脚踩着土地,才能全身放松、大口地呼吸。

妻子说,再种一点香菜和芹菜吧。芹菜长出来了,也许是入冬后天寒,一直蹴着不见伸展。看着它们那瑟缩的样子,我有些揪心。终于开春了,几天没在意,它们竟长起来了,且一天一个模样。妻子感慨着,这地气确实怪啊,我以为这些芹菜完了,你看它们越长越精神。我笑着,感到呼吸也畅快了许多。

那天,妻子掐了一捧芹菜叶叶。我说,你干啥呢?她说,你不是说过芹菜糊糊好喝吗?我来做一顿尝尝。糊糊盛到碗里,一家人喝着。妻子问女儿,好吃吗?女儿懒懒地端着碗,又是她的那句口头禅——“还行!”

蹲在田埂的石头上,轻轻抚摸着那些碧绿碧绿的叶子,我又想起了祖母。我再也喝不到她老人家做的芹菜糊糊了,永远不可能了!过去的,永远过去了;过去的,又怎么可能永远过去呢……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