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那些吃过的另类蔬菜(之萝卜缨缨)  

2012-11-23 20:02:39|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菜被砍掉储藏的时候,萝卜也要收获了。经了霜打的萝卜,缨缨也没有了精神,耷拉着,一动不动地,似乎在等待着被农人拔起。

这时,随便拔出一个萝卜来,拧掉顶上的缨缨,从长叶子处剥起皮,一圈一圈转着一直顺溜地剥到根部,便只剩下了一根长条形的、润玉般的萝卜肉了。塞进嘴里,“咔嚓、咔嚓”地咬起来,甜而脆,爽口呀。

当然,大多数萝卜是辣的,但经霜打后,辣味似乎也弱了些。而那些本身就甜津津的萝卜,经霜打后便更甜了。一直嚼得人满口生香,汁水和着口水从嘴角流下来也忘了擦。小时候,常听母亲说:“葱辣鼻子蒜辣心!”萝卜也辣心呢。可是那甜萝卜,不仅甜嘴、甜心,甚至会甜透全身每一个毛孔。

(原创)那些吃过的另类蔬菜(之萝卜缨缨) - 张寒 - 张 寒的博客

当我们为吃到甜萝卜而高兴时,母亲却在忙碌着。等到萝卜都拔出来,拧掉缨缨,装车拉到生产队的菜窖里和那些白菜一起储藏起来时,母亲便和我的那些婶娘一样,去地里拣拾那些萝卜缨缨,拿回家来做菜吃。

老了的萝卜缨缨,里面有了太多的即将或已经变硬的茎脉,不能吃了,只能拣拾那嫩些的。缨缨芯里的嫩叶子,拿回家淘洗后一切,直接可以下到饭锅里吃。那些不算太老也不是很嫩的萝卜缨缨,则要经过特殊的加工。

在窝头即将蒸熟时,母亲已经把这些萝卜缨缨仔细挑拣、淘洗过了。(当然,那些将就着能吃的,她决不会扔掉。我亲眼看到,母亲从那些要扔掉的萝卜缨缨里,拨拉着挑出了几根,略略犹豫之后,又把它们放回到要淘洗的那堆里。)馒头一出锅,母亲便把这些洗好的萝卜缨缨浸入锅底的热水里,盖上锅盖,继续烧起来。萝卜缨缨不像白菜叶子那样好熟,它们煮起来需要不少时间。于是,母亲就坐在灶间,一边看我们吃着热馒头,一边悠悠地抽着风箱。

萝卜缨缨煮熟了,母亲用一双长长的筷子,把它们捞到一个提前盛好凉水的大瓷盆里。过了水,再把它们捞出来,一一挂在院子里那条长长的绳子上。当然,这条绳子,她先前已经用抹布捋了好几遍。这时,绳子上一溜煮熟了的萝卜缨缨,在阳光下、清风里冒着丝丝热气,还不时“滴答、滴答”地滴着水珠。顿时,整个院子里弥漫着一股甜软而略带腻味的、农家特有的气息。

(原创)那些吃过的另类蔬菜(之萝卜缨缨) - 张寒 - 张 寒的博客

过了几天,萝卜缨缨晾干了。母亲把它们一把一把收拾起来,整整齐齐地码在簸箕里。有时也扎成几个小捆,挂在厦房沿墙的钉子上。等到没菜吃的时候,取上一小把切碎,在开水里泡一下,调上盐醋、辣椒,便可以下饭。

这样的萝卜缨缨炒着吃,会更香、更劲道。只是,这样吃的机会不太多,除非是有了客人来,又没有其他蔬菜的时候。毕竟,一沾上“炒”字,就要用油。那个时候,大油是金贵的,因为一年难得吃上几次肉。菜油也金贵,即使是棉油,也只是一次用一个小瓶灌那么一点,哪能随便想炒就炒菜呢。

说到吃油,不由得想起了乡邻们说起的一件事。同街有个我叫二哥的,据说他家灌上半斤菜油能吃上一年。怎么吃的呢?有人说,曾亲眼见他家炒菜的时候,拿一根筷子,伸进油瓶里蘸几下,往锅里滴上那么几滴。这事如今听起来简直像一个嘲笑严监生吝啬的笑话,细想起来,却让人不禁有些心酸。

萝卜缨缨就这样被我们吃着,被我的那些叔伯姨娘们吃着,一直要吃上一两个月。后来土地包产到户,蔬菜渐渐丰富了,收获了萝卜,母亲还是舍不得扔掉那些翠绿的萝卜缨缨,偶尔也会如先前那样做成菜。只是我们都不大愿意吃了,也许是小时侯吃得太多,吃伤了胃吧。父亲母亲年纪大了,那么劲道的东西也咬不动了,便也不再去做了,只是在收获萝卜时偶尔还会提起。

(原创)那些吃过的另类蔬菜(之萝卜缨缨) - 张寒 - 张 寒的博客

如今,在菜市上常常见到又粗又长的大白萝卜,小小的圆溜溜的红萝卜,却很难看到它们的叶子,即我昔日熟悉的萝卜缨缨了。那一个个没有了缨缨的萝卜,总会让我觉得赤裸裸的,太“直白”了,心里不怎么舒服。

小时侯,常听乡亲们说,这萝卜“生克熟补”呢。也就是说,萝卜生吃能帮助消化,做熟了吃能滋补身体。又常听说“冬吃萝卜夏吃姜”。但是,我从没有听说吃那萝卜缨缨有什么好处。我傻傻地想,小时侯吃了那么多萝卜缨缨,它有什么营养呢?它生不能吃,煮熟了也不见得会有多少养分吧。

母亲和婶娘们拣拾着,清洗着,烧煮着,晾晒着,终于把那些萝卜缨缨做成了菜。她们用自己的辛劳,恐怕更多的是想让全家人知道,尤其是让我们这些劳神的孩子们知道,咱家里还有菜呢,好好吃饭,好好长身体。

在那些日子里,母亲们即便在最艰难的境况下,总是能用她们的智慧做出一道道菜来,用她们内心的无奈和辛酸,维系着一个个家庭的快乐和甜蜜……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