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分享)信仰、理想与实践——申东旼神父在中国  

2012-02-08 20:01:33|  分类: 美文共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麻风防治协会副秘书长  潘春枝)

我不是哲学家,不能透彻地剖析信仰、理想与实践三者间深刻的内涵;我不是文学家,不能妙笔生花地描述申东旼神父在中国的日日月月。我只能透过我——中国麻风防治协会的一名普通工作者的所见所闻,尽我所能地,将申东旼神父在中国的所作所为——真实地展现在人们面前。

揭开神秘的面纱

我生长在新中国,我的父母都是共产党员,为共产主义而奋斗,也成为我的信仰。天主教对于我,是神秘的,未知的,我仅仅从坐落在北京宣武门的天主教堂的外观,感受到他与众不同的建筑风格;至于神父和主教,对于我,除了神秘,甚至还有些微的畏惧,这是我从《巴黎圣母院》、《牛虻》等电影中神父和主教的形象得到的感性认识。

而社会主义的新中国,对很多外国人来说,也同样是神秘的。

1990年,在中国和韩国还没有建立外交关系的时候,韩国釜山防麻会申铉粉会长就已经成为我会的好朋友,她热情地关心着中国的麻风防治事业,为了募集资金,她不顾年事已高,不停地往返于韩国——日本——中国。为了便于开展工作,几经筹措和运作,终于经我国政府有关机构批准,在北京设立了韩国釜山防麻会北京办事处,这是卫生系统第一个非盈利的国外民间团体在中国的办事机构。从此,我们的合作更密切了。

1997年,申铉粉会长向我会介绍了办事处的新成员——申东旼先生。那时,他在北京语言大学学习中文。由于他的聪慧和勤奋,很快,我们就可以交谈了。从他的自我介绍中,我对他有了进一步的了解。这使我开始真实地接触并了解了一个天主教的神父——申东旼神父的信仰与追求,亲眼看到了他怎样在实践中实现着自己的理想——尽最大的努力,解救最困难的人,让人人都能够享受平等、自由、博爱。

为了共同的目标

任何合作,都会基于共同的目标。为中国的麻风病人服务,为他们解除身心、生活上的困难和痛苦,是申东旼神父梦寐以求的理想,也是与我会合作的共同目标。

为了共同的目标,19981月,我曾与他、朴庆恩女士和程立高副院长等乘坐吉普车,在大风雪夜冒险翻越崎岖蜿蜒的秦岭,经过8个小时的奔波,终于到达了他实现理想的地方——陕西省商洛疗养院的病区——商州市孝义镇五郎沟,这个在陕西省的版图上都难以找到的穷乡僻壤。在这里,我们曾共同翻山越岭寻访麻风病人、麻风病治愈残老者和他们的失学子女;在这里,我们共同感受到麻防人员工作的艰辛与无奈;在这里,我们共同吃路边摊饭,喝农家凉水。至今,商洛地区所属的县、市、区、乡、镇、村,他几乎无处不到,麻风病人的家庭生活状况,他几乎了如指掌。他把他的办事处设在了商洛疗养院。经过短短一年多的时间,他就帮助疗养院改建了工作人员办公室,建成了800平米的“中韩合作——商釜麻风康复中心”, 盖起了锅炉房,收养了20名残老病人,还救助了14名麻风病人的失学子女,买了学生宿舍并翻建如新。原来破落的疗养院现在已焕然一新;麻风病人更如枯木逢春,喜气洋洋;麻风病人的失学子女见到他,犹如见到再生父母。商州人的方言土语,他听得懂,商州人的饭食,他也吃惯了,他的衣着比商州人还简朴,他几乎成了地道的商州人。

与申东旼神父共同在商釜麻风康复中心工作的,还有今年已66岁的李玉莲修女,她每天跑前跑后,不知疲倦地为麻风病人洗澡、换衣、端水、端饭;55岁的金正镐修女既要管理药品,又要给病人打针、换药,一个人要干几个人的工作;39岁的金河淑修女既要帮助申东旼先生工作,又要忙医院里的日常事务。很多人见到麻风病人吓得躲得远远的,可她们却毫不在乎,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为病人换衣服、洗澡,剪指甲,包扎伤口,从不嫌脏。她们说:“麻风病人最需要的是爱心!我们这样做是应该的。”

为了共同的目标,20005月,申东旼神父盛情地邀请我们到他的国家作客。他驱车数千里,从汉城到大邱,从大邱到釜山,请我们参观他的教会办的麻风病院、养老院,参观麻风病康复村,希望有朝一日,中国的麻风病人也能象韩国的麻风病人一样,残老者有所养,壮健者有所为,青少年有所学,切实达到躯体——心理——经济——社会的全面康复;我们还有幸聆听了申东旼神父做的弥撒,虽然我们听不懂,但我们从那庄严、肃穆的气氛中,从优美的歌声中,感受到人们对美好意境的向往与追求,仿佛心灵得到了净化;我们还参观了韩国最大的天主教堂,信徒们对天主顶礼膜拜的虔诚,有如中国的佛教徒对佛主的虔诚,使人们感受到信仰的感召力和凝聚力。

200010月,我和甘肃省地病办王健主任陪同申东旼神父,再一次驱车数千里,从陕西商洛经西安,到甘肃两当疗养院、和政疗养院考察。我们披星戴月,晓行夜宿,终于到达了目的地。西部贫困地区麻风病人的生活与韩国麻风病人的生活,确实是天壤之别。申东旼神父握者病人的手,问寒问暖,逐个房间地看,还捧着病人的脚,仔细查看溃疡,犹如行家里手。他了解到这里一年气温有4个月在零下十几度,麻风病人却只能靠煤火取暖,不仅不干净卫生,还很容易发生烫伤,立即决定购买锅炉,安装暖气。在当地麻防人员的配合下,12月初,麻风病人已经摆脱了烟熏火撩的土炉子,万分感谢申东旼神父无私的援助。

我们有更多的共识

在甘肃和政疗养院,紧张的工作之余,我们再一次谈起我们以“为麻风病人服务”为合作的出发点时,申东旼神父严肃又认真地说,我们不仅在这一点上有共识,我们还有很多共识,比如说:我就非常赞同邓小平“一国两制”的理论,“中国要稳定,要发展”的理论,中国“不称霸”的理论等等。他说,中国是亚洲的大国,中国是个大市场,中国稳定了,发展了,亚洲就稳定了,发展了,韩国也稳定了,发展了,如果中国乱了,亚洲也就乱了,韩国也失去了赖以发展的大市场。他还义愤填膺地说起美国在韩国的驻军空军对韩国投弹的事件,使我们真切地感受到他的爱国情结和民族自尊心。

伟大的母爱

我会与申东旼神父的合作是成功的!人们说,成功的男人源于伟大的女人的支持。这话一点也不错,支持申东旼神父的女人,就是他亲爱的妈妈和姐姐!我曾与考察团的其他成员一同到申东旼神父家做客,亲身感受到这种母爱的力量和姐弟亲情。申妈妈不仅支持申东旼神父的信仰,支持他选择的道路,而且倾其所能,帮助申东旼神父做好工作。她不仅不从儿子那里索取财物,还把自己的大部分积蓄都捐献出来,和申东旼神父的姐姐申湘淑一同为中国的麻风病人购买药品,为麻风病人的失学子女购买学习用具,亲自动手缝制书包等等。我怎么也忘不了与申妈妈告别时,申妈妈眼里含着泪水,哽咽地对我说:谢谢你们对申东旼的帮助,我把他交给你们(中国),你们多支持他。

一个高尚的人

在陕西省商州市孝义镇五郎沟建立的“中韩合作——商釜麻风康复中心”,树立了我会与国外友好团体合作的典范。这依赖于申东旼神父和金正镐修女等无私的奉献,不懈的努力,真诚的合作。他(她)们的事迹在《商州日报》登出了,在西安电视台播出了。他(她)们得到的不仅仅是赞誉!他(她)们的所作所为犹如一面镜子,让人们反思自己的行为:我们共产党员能否像他(她)们一样节衣缩食,将节省下的每一分钱用在病人身上?能否像他(她)们一样体贴入微地关心麻风病人?能否像他(她)们一样舍弃优越舒适的环境,长期在几乎与世隔绝的穷乡僻壤默默地工作?能否像他(她)们一样,远离故土和家人,到异国他乡为素昧平生的人服务?能否像他(她)们一样只求奉献,不求索取?

申东旼神父和三位修女以他(她)们的行动和那颗不分民族、国界的仁爱之心实现了其人生的理想。他(她)们的所作所为,恰如毛泽东主席赞誉的,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转自“中国麻风防治协会”网站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