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草 莓  

2012-07-24 11:13:28|  分类: 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把书扔在副驾驶座上,子轩打着哈欠,揉了揉有些酸胀的眼睛。透过挡风玻璃,他又看见了那两个保安。他俩边走边聊着,走到那些草莓跟前时,停了下来,相互说了句什么,一块弯下了腰。一个捡起几个,另一个也捡起了几个。

难道他们……子轩有些吃惊,挺直了身子,歪着头,想看个究竟。不料,两个保安又向路边走了过去。前面停着的两辆小车,挡住了子轩的视线。他想下车去看一看,又有些懒得动弹。这时候,他甚至懒得按下车窗的玻璃。

不!子轩有着一种想看个究竟的急切,又不想让保安发现自己在窥伺他们。他静静地坐着,头脑却异常清醒,莫名的紧张中还带着点得意。

很快地,保安的身影又出现了,他们依旧边往前走边聊着。这时,子轩猜想,最前面那辆车旁应该有个垃圾桶。他琢磨着,自己刚才是否听到了草莓落进去的声音。子轩打了个哈欠,缓缓地呼出一口气,有点不自然地笑了。

如果保安是一个人,他会不会捡起草莓直接扔进嘴里?或者往四周看看,然后放进自己的衣兜?他俩刚才捡起草莓时,分明还往手里看了看。

现在望过去,那块地面呈现出一片淡红色。还有几个草莓在那儿一动不动,显得伶仃而无辜。几片小小的绿叶,在微风中轻轻抖动着。看着它们颤悠悠的样子,子轩突然听到一阵嘹亮的鸽哨,在晴空中向远处荡漾起来。

 

送儿子上了楼,从楼道里走出来。就在开车门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子轩一抬头,就看见了小区道路前面拐弯处走来那一对母女。

女人挎着一只黑色皮包。不是左边单肩挎着,而是斜挎着;不是斜挎在身体右侧,而是挎在右腹前。随着脚步的起落,那包在女人的腹部,轻轻地一起一落。子轩想到了一只黑色毛茸茸的手,在那里温柔地拍打着。

女人和女孩说着什么,不时没有必要地甩一下她那一头棕发。

子轩的视线咬到了她的手,是右手!她提着一只绿色的小硬纸箱。尽管看不清那纸箱上的图案和文字,凭经验,子轩猜想那是一箱水果,而且是一箱价值不菲的水果。她是买给自己家里人吃呢,还是送给别人的?子轩突然很想知道那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果品。他的目光随即在纸箱上撕咬起来。

母女俩亲热地说着笑着,慢慢走近了。

那女孩不就是和儿子一起学书法的青梅吗?那女人无疑就是青梅妈了。以前接送儿子的时候,子轩曾在老刘家碰过这女人一面,当时他没有也不便细瞧这女人,只是觉得她的笑声有些刺耳。那女孩是青梅,没错!

看来,这母女俩是刚刚赶过来。看来,这水果是买给老刘家的!

子轩突然有些不安起来。除了开学费时顺便买点东西,平日里,自己从未给老刘家买过什么。而这女人,这女人平日不知给老刘买过几回东西了……

 

就在子轩头脑有些烦乱时,那女人好像远远地看了子轩一眼。子轩忙钻进车里,拉上了车门。他刚坐定,抬起头来,就惊呆了。

似乎听到了“扑哧”一声,只见女人手中的纸箱底部开裂了,有一片红红的东西一下子涌了出来,流到了地上,并开始四处翻滚起来。

草莓!是草莓!女人提的一箱草莓全漏底了!看着女人傻呆呆的模样,看着那些顽皮的嬉笑着滚动着的草莓,子轩很快回过神来。紧接着,一股幸灾乐祸的感觉淹没了他。他轻声笑了起来,全身也随即麻酥酥地微颤着。

女人赶忙蹲下身,捡拾起来。她捡了几个草莓,看了看扔在一边的纸箱,又把手中的草莓放在了地上。她捡起那个纸箱,把它的底翻上来看了看,皱着眉头,把张开的四个边套接好,压平了,再翻过来,放稳在地上。

女人手忙脚乱地捡着草莓。梳着两条小辫的青梅,还在一旁愣愣地站着。子轩看见女人对女孩说了句什么,孩子这才蹲下身来,也捡了起来。

子轩有些坐不住了。要不要下车去帮一把呢?毕竟算是相互认识,两个孩子在一块学习。何况,女人刚才朝这边看了一眼,也许……要是过去,如果她先前没有一下子认出自己,现在这种情境,会不会弄得她很尴尬?

 

随着一声喇叭响,一辆小车从后面驶了上来。到达子轩车旁的时候,这辆黑色的轿车明显减慢了速度。随即,在子轩车子的左前方停了下来。

就在这辆车子的前面——不到两米的地方,那对母女还忙碌着。

看到车子停了下来,青梅对女人说了句什么。女人抬起头,迅速看了面前的车子一眼,又忙低下头捡了起来,速度也比刚才快了许多。

这车也来得真不是时候!子轩又忍不住笑了一下。下不下车?要不要去帮一把?这些被这辆突然开上来的车子打断了的念头又涌了上来。子轩甚至觉得,自己刚才的一笑和先前那中幸灾乐祸的感觉,简直有些卑鄙!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子轩甚至听到了女人急促而又使劲憋着的呼吸声,看到了女人额头悄悄渗出的细密的汗珠。子轩感到自己的呼吸也有些粗重起来,手心有点潮湿。怎么还没有捡好?怎么捡得这么慢?子轩有些急了,甚至不忍心看了。

再次抬起头来,只见那女人弯下腰,双手托着纸箱的底部,把它抱在怀里。她站在绿化带旁边,说了句什么,青梅很块跑到了她的身后。

那辆小轿车启动了。它从那块地面上碾了过去,狠狠地。子轩紧闭着眼,两手交叉着放在胸前,仰头靠在座椅上。他听到了车轮下发出的“咯吱”声,看见了红色的汁水从车轮下向两边射了出去,形成了一层刺眼的水雾。

缓缓抬起头,子轩慢慢睁开了眼睛。女人扭头朝地上看了一眼,领着青梅向前走了。当她经过子轩的车前面,向着南边的楼道拐弯时,似乎又朝子轩的车瞥了一眼。子轩慌忙闭上了眼睛,甚至假装着发出了鼾声。

那块地面上,还有十几个草莓,在静静地躺着。这些被丢弃的果子,是好的呢,还是已经摔烂了,或者是因为太小,被女人故意漏掉了。它们只能这样可怜巴巴地躺在这块冰凉的水泥地面上,做着谁也不知道的噩梦。

 

进了老刘的房门,子轩发现女人也在里面。自己在车里睡了一觉,看来这女人下午这两个半小时里一直呆在这里,陪着女儿练字呢。

“老王,来啦!”老刘招呼着子轩。“你辛苦啦!”子轩笑着。“没有,没有。两个孩子都很有悟性,今天写得不错!”老刘笑着说。

子轩接过老王递过来的儿子写的字,扭头看了那女人一眼。女人正好也抬头看过来。两人相视点头而笑。子轩觉得自己的脸皮皱巴巴的,一定比哭还难看。他看那女人的脸,竭力想从上面找到一点尴尬,却没有找到。

看到女人坐在那里,继续低头看着手中的报纸,子轩忙回过头来,看着儿子写的字,挤着笑,说:“不错,今天这一张毛笔字写得好。”

子轩和老刘聊了起来。先是聊孩子写字的姿势,然后聊西南地区的干旱,后来竟然聊到了王家岭煤矿的透水事故、波兰总统的专机失事。

“来,吃点草莓!这草莓味道不错!”

老刘招呼着子轩,把桌子上那个小盘子递了过来。盘子里有五六个硕大鲜红的草莓,盘底积了一层薄薄的染上了红色的水。草莓上还挂着点点水珠,其中的两个,屁股上还炫耀似的各带着一片翠绿的叶子。

就在伸手捏起草莓的瞬间,子轩又扭头看了那个女人一眼。只见她不动声色,依旧看着面前的报纸,似乎没有听见自己和老刘的对话。

草莓入了口。有一点酸,又有一点甜;有一点滑,又有一点涩。子轩细细地嚼着,让这滋味先在口腔里缓缓弥漫着,然后让汁水从咽喉悄悄溜下去。即使这样,他仍觉得自己咀嚼的声音有些响,那女人在一旁听得清清楚楚。

子轩想夸赞一下草莓的味道,不知怎么的,却没有开口。

“来,再吃几个!”老刘让着。“好好好!我自己来!”接过老刘再次递过来的盘子,子轩把它朝桌子上放去……

 

女人领着青梅走了。子轩和老刘又聊了几分钟,也招呼儿子下了楼。

小区的路上空荡荡的。子轩朝前面拐弯处望了望,没有什么人。他掂起脚尖,又朝小区大门那儿望了望,却连保安的人影也没有看到。

“爸爸,你在看什么呀?”一旁的儿子有些不耐烦了。

“没看什么!……你的作业还剩多少?”子轩说着,按了按手中的车锁。

儿子没吭声,拉开车门就钻了进去,然后“嘭”的一声,拉上了门。

透过挡风玻璃,子轩看到那两辆轿车还挺在前面。突然,他看到了紧前边那辆车的尾巴的左右边沿,炫耀似的,各放着一个红红的草莓。

子轩睁大了眼睛,看着,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浑身微微颤了一下。

“怎么还不走呀?我要去吃肯德基!”儿子在后座上嚷了起来。

“怎么啦?又想吃垃圾食品!我不是说过嘛,那些东西小孩子不要多吃。吃多了要发胖的,你看你现在都……”不知怎么地,子轩突然发火了。

后座上不知什么东西被儿子摔了一下,然后就是一阵静默。

车子启动了。子轩刚看到地上那几颗草莓时,车子已经碾了过去。子轩又听到了车轮下发出的“咯吱”声,看见了红色的汁水从车轮下向两边射了出来,形成了一层刺眼的水雾。他身上一阵微微地颤栗,赶忙闭上了眼睛。

“笨手笨脚的,还爱发脾气……”子轩听到儿子在低声说。

那几个鲜红的草莓,又在子轩眼前滚动。他真的弄不清楚,刚才自己是故意让盘子掉在了地上,还是将它放回桌上时,不小心在桌沿上磕了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