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花 事  

2014-10-17 21:01:28|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连襟一家过来,又送来了几盆花,有蕙兰、红掌、鸟巢菊、水仙……看着它们,我既高兴又有点忧虑起来。

    我们爱花,却不会养。说实话,是在养花上没下工夫、用心思。这十多年来,自己买的,亲友送的,养过的花木不少,却大多养没了。

养花,对于我们来说,就是有时去浇点水。至于花木的喜阴爱阳、施肥剪枝、防病除虫等等,我们一概不懂。在多数情况下,也只是让它们自生自灭。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偶尔也有惊喜,比如仙人掌开花了,茉莉发出了新枝,吊兰的分枝活了……更多的,却是留下了懊悔和遗憾。

那一年,和几个朋友,去一友人外婆家吃枇杷。外婆的院子里,有花,有草,有树,有菜……当时想,能有这么一个小院,恬静地生活,人生足矣。那是一棵我见过的最大的枇杷树。我们攀着枝,边摘边吃,和外公外婆闲聊。

回家时,我不仅提了一篮枇杷,还带回了两株吊兰。那吊兰,从外婆的篱笆旁移栽进我家的花盆里,像安慰我似的,长得好极了,抽条、发枝、开花……很快地,我把生出嫩须的它,又分种了五六盆,盆盆茁壮。

不料,那年冬天,先是少有的冷,接着连下了几天大雪。而我,自己一直钻在屋子里,竟忘了把吊兰从厨房外的窗台下搬回家。等到天晴变暖,那几盆吊兰已经缓不过劲儿来,慢慢地,蔫了,枯了。眼见不久前还生机勃勃的它们,变成了这般模样,我心痛不已,也羞于向友人提起此事。

后来一次,提到外公外婆,友人说,外公已经走了,外婆还好。问起外公的年龄,老人家也算高寿,但我仍心里一惊,忽而觉出人世的无常。记得,昔日隐约听友人说过,外公年轻时曾做过修士,后来世事巨变,还俗回家。这样的老人,一生不知经历过多少磨难,又有多少不足为外人道的坎坷。

时间在流逝,偶尔还会想起那小院、老人、枇杷、吊兰……也会偶尔从友人口中得知外婆的消息。上次见到外婆,是去年上半年的事吧。

去年我养的花,又有一个大盆空了。妻做菜用的蒜头,放在角落里,偷着生出了褐绿的芽儿。想起老家种的蒜苗来,我便把这些蒜头,一瓣瓣掰开,插进了花盆,偶尔浇一点水。不料,它们倒长得精神,成了阳台一景。这一次,招待连襟吃老家的过年饭——汤汤面,剪了几根应急,味道正极了。

看着连襟要带走的几个空盆,我说,真是难为情,那么好的花,让我们一盆盆都养没了。他笑了,你们都成了养花高手,我们卖花人吃什么呀。

前几日,听友人说,外婆院里的枇杷树不好了,我没敢多问。我会把眼前的这几盆花,养成什么样子呢,我不知道。

窗外,天气依然阴沉。我想,如果再冷一点儿,该要下雪了吧。不然,去岁一冬无雪,新年立春已过,心里总觉得有点儿干涩。

这时,手机鸣响。老家友人来了短信:“正月初六,鹅毛大雪!”

                                     2014.2.5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