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荠菜花开了  

2015-04-23 20:27:25|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在操场的单杠上拉吊腰身时,看到这几棵荠菜的。

它们各自伸展出几支细梗来。每支梗从下到上,又发出许多更细的枝,形成了一个塔的轮廓。下面的细枝头上,花已开过,挂上了极小的铲形果实,像一个个微型的绿色铁锨;整体看来,又像那高塔的层层飞檐上,挂着一个个小巧的铃铛。上面的枝子呢,密、柔、嫩,头上顶着星星点点的白花。

风儿拂过,我似乎听见那些铃铛清脆的鸣响。小时候,我曾折过硕大干枯的荠菜枝,在耳边轻轻摇晃,那些脆黄的小荚里,真的“刷刷”响呢。

前年春天,在学校新操场边的围墙下,我发现了成片的荠菜。又大又嫩,馋人极了。下班后,我从门卫师母那里,要来了一把小刀,两个塑料袋,埋头挖了起来。那荠菜呢,似乎越挖越多。一直到天色暗下来,我才住手。结果,提了满满两袋子荠菜回家。下面锅,炒年糕,吃得不亦乐乎。随后的那个星期天,我们一家三口特意来到学校,又挖了一通。连我,都觉得自己挺贪的。

和父亲挖荠菜,那是十年前的事吧。也是星期天,一个晴暖的日子。我们一起外出,带着还在上幼儿园的女儿。在田埂上,在小河边,我们说着笑着。女儿看着那些花草,那些小飞虫,问这问那的。父亲呢,不会讲普通话,和孙女交流不便。他只是看着孩子的模样,吸着纸烟,微笑着。那是父亲第一次来江南。他那次来,还从四千里外的老家,给我们背来了一条新丝绸面被子。

又想起和母亲挖荠菜的事来,那已是整整十七年前。那个春天,母亲从老家出来,陪伴独自在外工作的我。还是一个星期天,我,母亲,还有几个学生,在那所如今已变成了饼干厂的老学校前的田野上,一起挖荠菜。

走进田里,看到一种植物,我欣喜地挖起来。母亲说,那不是荠菜;我看了看,说,没错的。母亲说,荠菜的叶子窄些、长些;我说,这荠菜长在南方,可能和北方的有些不同。母亲说,错了,不是的;我说,错不了,我小时候一直挖的,你老了眼花了。母亲笑着,不再说什么。学生跟着我,帮着挖了一大堆。我提回家,拣择、淘洗,忙炒起来。等到出了锅,一尝,这么苦!

这时,我抓起地上那一堆菜,再仔细看,才觉得确实有些不像。

日后,偶尔和母亲闲聊,忆起此事,还是觉得有趣,也有些难为情。其实,那时的我,读书多年,然后参加工作,已经很久没挖过荠菜了;母亲呢,她可是在黄土地上忙碌了一辈子呀。这人啊,有时候就是那么自以为是!

那一次犯错之后,荠菜还是年年挖。当然,从此没有再弄错过。不挖荠菜,心里总觉得好像对不起这江南的春天。然而,去年春天没有挖荠菜,今年春天也没有挖,因为我的腰椎还没有好起来。而我,也快两年没回老家了。

不知不觉地,这荠菜竟然开花了,这么看来,春天也不会很长了吧。

                                     2014.3.13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