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饮 诵  

2015-04-25 14:24:52|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坚信,那天晚上,东坡绝对兴奋得睡不着。即使勉强睡着了,也会在梦中笑醒过来。

这话,不是醉话,我没喝酒!我坚信,如果你问在场的八仙,他们也绝对赞同我这说法。

月走姐做的那碗芋艿糊端上来时,大家又一次惊叹,调羹云集。此前,她做的三个菜,早已被众人风卷残云。估计她自己还没吃上几口,呵呵。这时,大家看到了南墙上的《念奴娇·赤壁怀古》,这不也是一道苏氏名菜么?

还没等东坡的老乡开口,王水先朗诵上了。他那是正宗的东北腔,比本山大叔有味多了。不是我挑剔,本山叔的话,听得多了,觉得有点油、滑、水。王水的调调呢,一听啊,咱东北老乡全都是活雷锋。要不是不方便,我真想亲王水一口。你可千万别误解,我们绝对不是同志!

王水话音刚落,三木喊了:好啊!众人一起干了一杯。

东坡的老乡开腔了。那是绝对的川音,婉转之中隐着一股辣味。犹如巴蜀的山水,秀丽之中又透着峻拔。东坡听着绝对亲切,我想,他老人家不是拍案叫好,就是热泪盈眶。我估计,小平他老人家听了,都要激动几分。我又想,当年杜老头在浣花溪边吟咏多年,头发稀疏了,胡子也没几根了,茅屋上的稻草都飞光了,他的口音是否也带了川味?

田又和田舛的话音落了,众人还在回味中。三木又喊了:干啊!三木激动了,东坡是他老家的邻居啊。再说了,刚才田又炒的菜,他看着都呆了,呵呵。

秦腔来了。弓宝诵的是上半部分,木禾是下半部分。弓宝这个黑脸大汉,平日有些木讷,偶尔也发飙,用他妹的话说,绝对是个闷骚。木禾呢,也是个大汉,是个看起来比弓宝还大的大汉,但绝对没弓宝黑。木禾今晚的岐山臊子面,每人来了两碗。那味,正极了!这不,月走姐连汤都喝了,田舛还给汤里泡锅盔了。这二人的西北腔,也不知《武林外传》里的老板娘,那个谁,怎么个评价法。

杯中酒尽,月走姐最后用的是当地的慈腔。听了这么多年慈腔,今晚第一次听人用来朗诵,呵呵。月走姐像唱歌一样。到了“小乔初嫁了”,我听着像“小乔出阁了”,其实,这样理解也更有韵味。聿其老没有和月走一起朗诵,但聿其老的方言造诣绝对深厚,你没看见,大姐边诵边向聿其老请教呢。

你要问了,三木咋没诵呢?三木正激动呢。他抱着坛子一个劲催:喝!喝!喝!要知道,那坛里的酒,他存了整整十二年呢。

你又要问了,你呢?

你问我?我呐,我在窗外站着,听着外面的雨声,听着屋里的东北、西南、西北、东南腔的朗诵,看着桌子上的菜,闻着酒香,流口水呢。旁边,已整整一千岁的东坡,朝着我做鬼脸呢。

呜呜……你说,我容易么?

                                  2014.3.14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