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没说出一句祝福的话  

2015-06-26 23:00:49|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QQ音乐里,推荐了一组关于母亲的歌。就看到了陈百强的《念亲恩》。我对音乐是外行,却觉得陈这个名字似乎听过。歌里具体唱的是什么,也说不上来。

    其他的几首都听过,便试着听这一首。一听竟是粤语。粤语歌别有风味,但我不懂,一般也不去听。而这首听着有点耳熟,却依然不知在唱什么。看着歌词再听,竟不由得潸然。

晚饭后,给家里打电话。是父亲接的,他正在做晚祷。问起母亲,他说母亲已在后面厦房陪外婆休息了。父亲说起,下午和母亲、大姐、小妹一起冒雨打蒜薹。打了90多斤菜,这里不收,那里不要。最后,大姐驮到了邻县的小村庄,卖了130多块钱。我想,母亲病弱的身子,今天肯定累坏了,便忍着,没有让父亲喊母亲接电话。

这一夜,一直在梦中买回老家的车票,怎么也买不到。最后终于买到了,又发现买错了,在慌乱中惊醒过来,怎么也睡不着了。

    母亲节的上午,从教堂回来,再给家里打电话,想听听母亲的声音。前两次打过去没人接,心里便着急起来。过了一段时间又拨,母亲接了,说是刚从地里回来。又说,大姐送小妹带着孩子回婆家。她和父亲去地里,又打了50斤蒜薹,父亲拿去卖去了,她回家来做饭。问天气,她说今天晴了。问地里,她说地还软着,踩着泥打蒜薹呢,再不打蒜薹就要老了……

    听着这些,便责怪起母亲来。这么辛苦,那么一点收益,让别种庄稼了还不听。母亲笑着,还是那句老话,农民嘛,不种庄稼干啥呢。正说着,父亲回来了,母亲叫父亲和我通话,说她要做午饭去……

    就这样,在这个日子,竟没有说出一句祝福母亲的话。

                                    2014年5月12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