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 寒的博客

个人原创文字,转载敬请留言!

 
 
 

日志

 
 
关于我

寒露之日生于寒苦之家,寒窗苦读十余载。虽衣装不甚寒素,仍一副寒酸相,往往遭人寒碜。见生人不善寒暄,常噤若寒蝉。最喜寒冬腊月,北风寒峭、寒流涌动之际,望窗外寒月、紧裹寒衣,与二三寒士,于寒舍痛饮畅谈。友曰:“虽出身寒微,然面无寒色、目无寒光,人寒心不寒,是谓之张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花 逝  

2015-07-01 17:10:54|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上散步,映着路灯,才发现小区的杜鹃萎靡了。

    裙边像发潮发黄的旧纸,或旧纸没有燃尽就熄灭了。那瑟缩无语的样子,似乎为先前的过于热烈、张扬而懊悔羞惭,让人不忍多看几眼。

    其实,它们娇艳的姿态,我真没好好看过。

    前几日早晨去上班,坐在车里,从它们面前经过。见它们艳成一片,也只是惊叹,哦,杜鹃都开了!车出了小区,便把它们丟在了脑后。它们到底怎样地艳着,心中一片模糊。

    又想到了樱花,小区里的樱花。

    那是几个月前,下班回来的时候。要进地下车库了,往右窗外一扫。哦,路边那一排樱花开了。白花花一片,像在你不经意间,落了一场雪。它们也是静默着,有些矜持,为自己开得这般盛,坦露得这样毫无戒心,肆无忌惮。

    当时想着,虽去不了富士山,在身边也能一睹樱花的芳容,真好啊。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在树下走走停停,看看想想,当是惬意的吧。

    岂料,一连几天风雨。等出门时,那一树树雪花不知何时已消融了。只有小而细嫩的叶子颤着。当然,树下的草丛中,还偶有几片带上了惆怅的痕迹。

    还想到了桐花,教场山的桐花。

    那段日子,吴孟颖的文字和图片中,喧闹着桐花的影子。

    少时,老家的田间地头、房前屋后,到处都有桐树站立着。我喜爱这树。它的皮光溜溜的,不像榆树那样外皮刻满了皱纹,也不像槐树那样枝上举刺。当然,它不像后两者有可食的榆钱和槐花。但它的花漂亮,淡紫色的,硕大,每看到老片子里的留声机上的喇叭,就想到它。

    桐花开起来,一束一束的。记忆中,似乎只见花儿不见叶。爬上枝头,折来花枝,从蒂处抽下花冠来,从底部的小口吸上一口,甜丝丝的,香啊!

    花开的季节,整个村子弥漫在桐花香里……

    南下后,极少见到桐树。教场山的桐树早发现过,但似乎没见过它的花儿。或者说,教场山桐树的花儿,像今年这样引起我挂心,是没有过的。

    那几日,就想着去看桐花。忙碌中,听说吴孟颖又去看了,不仅白天看晚上也看,不仅晴日看雨天也看,不仅在花下遛狗还喝茶……我更急切了。

    还记得那个周日上午,从教堂出来,远远看见了那片紫。老王说,下雨阴湿,我先送你回家,我下午再细看桐花,我得好好画几幅……我想,等下星期天晴了,我腰腿疼痛就轻些,也有地方可坐了,我慢慢转悠着,好好看一看桐花。

    那个下午,和伊在山间漫步时,满山绿叶,桐花已没了一片。

    又要等一年了。到了明年,花儿还是原来的花儿,我还是那个我么?

                               2014年5月16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